关于楚辞中屈原作品的真伪辩》

 

张健(屈零子)

 

摘要:《远游》确定是屈原作品,并且屈原是一位修道功家屈原在《远游》中详细记录了其修道缘起,阐明其继承了赤松子王乔上古仙家法脉大道,并且揭示了上古仙人“壹气之合德”的修道之法。《远游》是屈原作品的认定,为其诗篇的真伪分辨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本人认为屈原作品从主流依然带有分歧认定无《招魂》和《大招》的二十五篇,到有《招魂》无《大招》二十六篇,及到二者都包括的二十七篇诗文中,只有其中的《九章》的五篇、《九歌》十一篇,再加上《招魂》、《天问》、《离骚》、《远游》共二十篇诗文为屈原所,其它皆是他人作品即伪作。

 

关键词:《远游》 真伪 修道 壹气之合德 爱国主义精神 主动回归自然

 

正文:

一、对楚辞中屈原作品真伪的综述


    对先哲圣贤屈原(公元前339~278)的记载都不见先秦任何典籍,最早提到屈原的从现有文献看是西汉初年的贾谊(公元前200~168 ),彼时距离屈原回归近一百年左右的时光他的名篇《吊屈原赋》首次提到了屈原。而最早涉及屈原作品的,当是屈原后一百多年的淮南王刘安(公元前179-122 距离屈原回归后120年左右),他和门生编辑了《楚辞》这一以主要收集屈原作品的诗歌合集,从而奠定了《楚辞》的基础。后来才有距离一百四五十年至五百多年的司马迁(公元前145—90距离屈原回归后140年左右)刘向(公元前77—公元前6距离屈原回归后200-272年左右)、班固(公元32-92年距离屈原回归后320年左右)、王逸(公元89—158年距离屈原回归后380年左右)、贾逵(公元174- 228年距离屈原回归后480年左右)等人在前人的基础上继续记录屈原的历史,归纳屈原作品,校订、注疏《楚辞》。在这距离圣贤屈原回归不到四百年的时期内对其作品的认定就开始出现了分歧,这时期的分歧是在《大招》和《招魂》两篇诗文上。
     根据刘向、刘歆父子校定辑录的《楚辞》和王逸的注本《楚辞章句》有二十五篇,王逸罗列了具体的篇目。具体如下:《离骚》、《天问》、《远游》、《渔夫》、《卜居》《九章》九篇《九歌》十一篇。班固的《汉书艺文志》也提到屈原诗作有二十五篇,但没有罗列出具体篇目。司马迁在《史记·屈原列传》里虽然只是提到了《离骚》、《天问》、《招魂》、《哀郢》四篇作品但是可以看出司马迁确认《招魂》是屈原作品而王逸在《楚辞章句》里却认为《招魂》是宋玉作品,《大招》反而可能是屈原作品,又有可能是景差作品。后来的洪兴祖《楚辞补注》,朱熹《楚辞集注》、王夫之《楚辞》继承了王逸的《楚辞章句》所列的篇目二十五篇,并把王逸不确定的《大招》列为景差的作品。
    到了宋代葛立方承袭王逸所说二十五篇,也认同王逸疑《大招》为景差所作,但是他认为《招魂》一篇著作权不是宋玉所作,应该从司马迁之说归属于屈原所以首次提出屈原作品为二十六篇。梁启超在《屈原研究》中也认为屈原作品应包括《招魂》,和葛立方坚持的一样,《招魂》应遵从司马迁之说,归还给屈原,《大招》是后人的伪作。
    现代研究者主流上基本确信和沿用了司马迁《史记·屈原列传》提到的《招魂》是屈原作品,这样在最有影响力的王逸《楚辞章句》、洪兴祖《楚辞补注》、朱熹《楚辞集注》所列二十五篇基础上就又加上了《招魂》一篇,最终学术界主流上认定先哲圣贤屈原的作品为二十六篇, 即《离骚》、《天问》、《远游》、《渔夫》、《卜居》、《招魂》、《九歌》(十一篇)、《九章》(九篇)。本人在学习楚辞之初就根据前人的注疏整理了这二十六篇诗文 以供自己读诵和学习。
    诚然,对于屈原的作品分歧一直在学术界存在着,尤其到了现代更是众说纷纭。明清以前《九章》中有疑义的统计起来有《思美人》、《惜颂》、《惜往日》、《悲回风》四篇文章。而到了现代基本上无人对这些作品有大的争论,学术界基本都默认为是屈原作品,反而目前很多《楚辞》文化学者却对《远游》产生了质疑,而且影响很大。

本人经过长期读诵学习,现在认为《九章》中《惜往日》《悲回风》、《思美人》、《惜颂》 四篇和《卜居》《渔夫》《大招》不是屈原作品,而《招魂》《远游》定是屈原所作,尤其《远游》是屈原不可缺少的至贵绝世经典其实《远游》的著作权归属屈原认定论述清楚了,其他诗篇的真伪也就一目了然下面本人就从几个方面重点分析论证《远游》及其他几篇诗篇的真伪。


二、 对《远游》铁定是屈原作品的论证


    《远游》被后人称之谓游仙诗”“仙真人诗始祖因多神仙思想和道学文化,被很多研究者认为与屈原的身份不符,故不是屈原作品。

在清朝人吴汝纶和胡睿源开始提出来《远游》非屈原所作后,相续承袭这一说法的有廖平、胡念贻、郭沫若、何其芳、刘永济、陆侃如、游国恩、谭介甫、潘啸龙、赵逵夫等很多学者,他们也都提出异议,著书立说,认为《远游》不是屈原的作品,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是前文化部长郭沫若,因他建国前后对屈原屈原文化的爱国主义精神的传扬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其功甚伟,故他的言论也影响极大。郭沫若承袭吴汝纶之论

此篇殆后人仿《大人赋》托为之,其文体平缓,不类屈子的推断,就研究《远游》是汉人仿照司马相如的《大人赋》而作,或是《大人赋》的初稿。

他在《屈原赋今译·后记》中说:

《远游》篇结构与司马相如《大人赋》极相似,其中精粹语句甚至完全相同,基本上是一种,神仙家言,与屈原思想不合。这一篇,近代学者多认为不是屈原作品。据我的推测,可能即是《大人赋》的初稿。 

目前一些楚辞文化研究者受他的论断影响至深,研究说明《远游》主旨是出世神仙思想和道家文化,与屈原的人格思想精神不符,所以都确定不是屈原的作品。而那些认定《远游》是屈原作品的楚辞学者们,也把《远游》极为丰富、深奥玄妙的神仙思想、道学文化运用儒学文化加以诠释研究,当做是屈原对痛苦现实的忧思超脱幻想之作,最终难以见识其真谛和博大精深,所以《远游》是否归属屈原的认定就显得非常重要而且把这篇含有大量神仙思想、道学文化和修道方法的游仙诗”“仙真人诗”,再上升到是屈原修道正道的记载和至贵经典认定;进而把屈原从一位政治家、伟大爱国主义诗人上升到为具有高智慧、高修为造诣的伟大修炼家的认识认定,就更至关重要。令人鼓舞的是历史上出现了有很多的《楚辞》文化学者、道学家、修炼家对《远游》的神仙思想、道学文化,从修道角度、传统金丹大道文化上给与了很深的挖掘和很高的认定与评价。

1. 历史上《楚辞》文化学者、道学家和修炼家对屈原《远游》神仙思想道学文化的研究、认定总结。 

东汉著名文学家王逸对《楚辞》里反映的道学思想给予了很高程度的肯定与揭示。王逸多用行气一派神仙道术的学说,更将屈原比拟为真人。《离骚经卷一》 云:

“跪敷衽以陈辞兮,耿吾既得此中正。

驷玉虬以乘鹥兮, 溘埃风余上征。

注云:言已上睹禹、汤、文王修德以兴,下见羿、浇、桀、纣行恶以亡,中知龙降、比干执履忠直,身以菹醢。乃长跪布衽,俛首自念,仰诉于天,则中心晓明,得此中正之道,精合真人,神舆化游。故设乘云驾龙,周厉天下,以为己情,缓幽思也。   

 王逸以得此“中正之道,精合真人,神舆化游”解说“耿吾既得此中正”,实千古年来未曾有之说,开创了屈原道学文化研究的先河。  “王逸并尊《离骚》为‘经’,列入最高层次,主张最力,论证最祥。盖“经也者,恒久之至道,不刊之鸿教也” 。

 其实早在王逸前的刘安就有记载他已把《离骚》列为高度,只是他的文章只有记载而没流传下来,除了王逸继承之,还有贾逵、刘勰、朱熹、洪兴祖、王夫之等人都沿用了他的这一对《离骚》的定位。
    到宋代,理学家朱熹给出了非常高的认定与评价朱熹《楚辞集注》曰:

《远游》者,屈原之所作也。……其所设王子之词,苟能充之,实长生久视之要诀也。……盖广成子之告黄帝,不过如此,实神仙之要诀也。
    到了明末清初,王夫之也力排众议,独具慧眼从历史金丹大道上研究,从修炼上,《楚辞·远游》逐步给予认证,发掘了《楚辞》里的道学思想理论,阐扬了屈原金丹大道上的修为与成就。他在《远游》小序中说:

所述游仙之说,已尽学元者之奥,后世魏伯阳、张平叔所稳秘密传,以诧妙解者,皆已宣泄无余。盖自彭聃之术兴,习为淌洸之寓言,大率类此,要在求之神意精气之微,而非服食、烧炼,祷祀及素女淫秽之邪说可乱,故以魏张之说释之,无不吻合,而王逸所云与仙人游戏者,固未解其说,而徒以其辞耳。为周代流传之丹法祖经。    

到了现代,我国著名内丹修炼家、道学家王沐教授在《我国早期内丹丹法著作楚辞·远游试析》里说:

《远游》是屈原养生之术,为周代仙人王乔之遗教,此说证以战国初期《行气玉佩铭》记载之丹法,完全可信。 “......自此即指明《远游》为丹法之祖书,

而《参同契》、《悟真篇》以下,《海琼集》、《武夷集》等丹法著作,实有一脉相传之渊源关系,而船山先生认为本篇为周代流传之丹法祖经,并认为与后来汉唐来元各代之正统丹法,无不吻合,所以详加注解,加以肯定,此种见解,来源脉络,极为清楚,引经据典,论证确凿,本已无可怀疑。 《远游》最后一段说:下峥嵘而无地兮,上寥廓而无天,视鯈忽而无见兮,听惝恍而无闻,超无为以至清兮,与泰初而为邻。......道德经所指返根复命的本旨,即是返还泰初的境地,出有入无灵通无碍,这就是炼神还虚之极致,炼到无神神亦无,就是圆通何处不的大圆宝镜,这才是成道的最高境界。
    著名道学家、上清派陶弘景一脉传人萧志才先生在《屈原的丹道养生思想》里说:

历史上人们对屈原《楚辞》的评述可谓汗牛充栋。但对屈原诗歌中深寓的丹道养生理论,却无专论述评。愚人乎其内,通读屈原《天问》、《远游》诗以后,深受启迪。屈原在这两篇诗歌中,论述了深邃的丹道养生思想,根据鄙人对屈原诗人的破释性理解,欲从以下四个方面进行探秘。......所以《远游》虽名天上,实指人身,后来道教丹法,莫不以此为言,盖天人相应为丹法内核,不必从字面上过于执着。 他最后总结说:中国文学史上,屈原是一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者,是运用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相结合而创作的典范。同时,他也是一位对中国道家内丹修炼学理论造诣很深的丹道理论家和养生家,......能这样明确地论述修丹道的炼气程序,真正是很了不起的,值得炎黄子孙自豪。  
    被寓为新儒家冯友兰教授说

黄老之学,到了汉末,终于成为道教,道教所修炼的有内丹和外丹,外丹是长生不老药;内丹是炼精气神的。所谓: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内丹的理论基础就是精气说,屈原的著作中的精气说,也可说是为道教的形成提供了思想资料。

道学研究会胡孚琛会长在其《道家内丹揭秘》一里书说:

《楚辞.远游篇》可以看做早期内丹学文献,其中透漏了王乔功法可以激发人体先天真气的信息。......”

在其令一本著作《丹道仙术入门》里说:   

《楚辞·远游》所载仙人王子乔、赤松子的行气之术就是修持先天真气的古朴丹法。《楚辞·远游》云:
                餐六气而饮沆瀣兮,漱正阳而含朝霞。
                保神明之清澄兮,精气入而粗秽除。
                顺凯风以从游兮,至南巢而壹息。

见王子而宿之兮,审壹气之和德。
曰:道可受兮,不可传;
其小无内兮, 其大无垠;
毋滑而魂兮, 彼将自然;
壹气孔神兮, 於中夜存;
虚以待之兮, 无为之先;
庶类以成兮, 此德之门。

王船山《楚辞通释》云所述之旨,融贯玄宗,魏伯阳以下诸人之说,皆本与此,迹其所由来。传下行气之术,记载于屈原《楚辞·远游》篇中。   

任继愈先生在主编的《中国道教史》里认为

《楚辞·远游》云:

餐六气而饮沆瀣兮,漱正阳而含朝霞;

……此即服气之法。”    

台湾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杨儒宾《远游的内在意识之旅》里说:

“《远游篇》可视为中国最早的炼丹典籍,它无其名而有其实。”
    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黄信阳在其主编的《中国道教文化典藏》里说

“楚国的三闾大夫屈原,在他的《楚辞》里除列举众多神仙之外,还在《远游篇》中详述了修仙途径,阐发修仙法则。无怪乎有的学者说:‘ 屈原著作中的精神说,也可说为道教的形成提供了思想资料。 并说‘ 黄老之学,到了汉末,终于成了道教。    

四川大学宗教所名誉所长卿希泰教授在其主编的 《中国道教思想史》里说:

“ ......
               道可受兮,不可传;
               其小无内兮,其大无垠;
               毋滑而魂兮,彼将自然;

壹气孔神兮,於中夜存;
虚以待之兮,无为之先;
庶类以成兮,此德之门。

在这里,作者不在抒情,而是描述大道的奥妙,叙说修道的法门。根据上下文的关系,诗人所描述的“大道”乃得之于仙人王子乔的传授,可见此等大道乃是神仙之道。”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研究员张广保教授在《道家的根本道论与道教的心性学》......《楚辞·远游》说:    

 餐六气而饮沆瀣兮,漱正阳而含朝霞。
             保神明之清澄兮,精气入而粗秽除。

这是先秦神仙家辟谷,食气乃至采气的记载。 

学者潘启明研究《远游》说:

最能直接反映我国春秋战国时代性命之学状况的,是屈原《楚辞》中的《远游 游仙、行气、敬神,是楚文化的重要一面。《远游》与此一脉相通,是屈原多彩而又多难生活的一个侧面《远游》继承了用天文术语表达性命之学的作法,对后世性命之学的发展有极大的影响。

这里我们不妨看看这些古代、近、当代著名《楚辞》文化学者、理学家、哲学家、丹道修炼家不但都对《远游》是屈原作品没有提出异议,而且还在道学、修炼角度上进行了深邃挖掘研究的高度、金丹大道的角度研究、发现、肯定了圣贤屈原在金丹大道上的修为和道学成就。
    又,查看著名的内丹汇集篇《性命双修万神圭旨》里,在最重要的采药篇中收集《远游》中借王子论道的43个字秘诀,足证明古今大道修炼家都把《远游》作为修道秘诀而视之,口口相传,坚信不,恭敬参悟还唯恐不及,谁还能质疑提出异议呢? 
    2.屈原后裔传出家族秘传的自然大道铁定《远游》是屈原作品
    屈原修道,是一位伟大修炼家,不是传说,也不是源于先人前辈单单从《远游》中内含的神仙思想、道学文化上来进行的考证推断,最有说服力的是屈原真实严格法脉传承。屈原在《远游》中记载了他上得自王乔法脉,即得自传说的王乔、赤松子、颛顼、轩辕黄帝上古仙家法脉传承;而屈原,也有其后人一代代秘密的传承下来了这支法脉大道。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后,屈原74后裔屈三元先生谨遵父命,才开始全面公开传出家族秘传祖先屈原《远游》中记载自然大道。 

屈原后裔所传之法可以在《远游》中找到出处,得到印证,并与《远游》所蕴含的”“”完全一致;而可以考证确信的是,与号称老子所传的钟吕法脉传统金丹大道各家各派,在”“上都有本质上的不同,本人对此在《论圣贤屈原是金丹大道的始祖即丹祖》一文中已有深入的研究  说明屈原后裔所传的自然大道,不是来源于老子道家学派法脉体系的修炼文化。

可以说中国的修炼文化非道即佛儒,但是屈原后裔所传之道都与他们不同,那么定是来源于老子道家学派之外其他另一个系统的法脉大道;最重要的是可以从其先祖屈原的《远游》上考证“道”“理”“法”的法脉来源出处,那么此法脉定是于祖于屈原的家族秘传,说明屈原后裔所传之道在法脉传承上的考证来源于屈原是具有可信性的;再从《远游》上记载可追溯这支法脉是上古仙家王乔赤松子一派的秘传。《远游》是至贵的绝世经典,且是后世魏伯阳、钟吕传统金丹大道的丹法祖经  

屈原《远游》交代了修道缘起,修道初期思绪澎湃,千愁百结,难以放下美政理想和爱国的情怀

悲时俗之迫阨兮,愿轻举而远游。

质菲薄而无因兮,焉托乘而上浮?

遭沉浊而污秽兮,独郁结其谁语!

夜耿耿而不寐兮,魂茕茕而至曙。

惟天地之无穷兮,哀人生之长勤,

往者余弗及兮,来者吾不闻,

步徙倚而遥思兮,怊惝怳而乖怀。

意荒忽而流荡兮,心愁凄而增悲。

以及修道的整个过程、经历。初期只是修习虚静无为和吞纳之术,修炼多年也没有达到证悟大道的境界。《远游》是这样记录的:

 

聊仿佯而逍遥兮,永历年而无成。

       谁可与玩斯遗芳兮?晨向风而舒情。

       高阳邈以远兮,余将焉所程?

重曰:春秋忽其不淹兮,奚久留此故居。

后来得到王乔赤松子,上古三皇五帝仙家法脉的来源:

闻赤松之清尘兮,愿承风乎遗则。

贵真人之休德兮,美往世之登仙;

奇傅说之讬辰星兮,羡韩众之得一。
高阳邈以远兮,余将焉所程?

《远游》中记载的赤松子、轩辕黄帝、高阳、傅说韩众王乔都是传说中的古代仙,屈原明确记载他的大道法脉来源于仙家的代表人物王乔,那么屈原就是传说中的古代仙赤松子、浮丘公、轩辕黄帝、高阳、王乔、傅说韩众等仙家一派法脉重要传人,是一位集大成者。

轩辕不可攀援兮,吾将从王乔而娱戏。
见王子而宿之兮,审壹气之合德

这是记载寻求上古仙人“壹气之合德”的修道法,之后又记录了证道的步步功验,丹成功圆,元神飞升,还描述了元神游历天宫的盛大场面,最后又详细记载了大道正身达到回归自然的境界。

下面就根据屈原后裔所传,在《远游》记载的大道“理”“法”给以一一说明:
              见王子而宿之兮,审壹气之和德。

是对上古仙家秘传的至简至易性命双修,性命合一大道探求的记载
               餐六气而饮沆瀣兮, 漱正阳而含朝霞;

保神明之清澄兮,精气入而粗秽除。
    这是对屈原所传吞纳法的具体记载,我们看到其他门派传的所谓吞纳法只能称作是运用呼吸和意念的吸气喝气“采气”,完全与屈原记载秘传下来的上古仙人的古朴采气、炼气之法是有本质上不同。就单凭这两句诗文记载的吞纳法一点,就可以考证屈原在《远游》记载的修道之法是千真万确的,不是屈原吸取神仙思想和道学文化的忧思超脱幻想之作此吞纳法任何家道佛儒法脉体系都没有,惟屈原后裔传出,不但可以证明屈原后裔所传是来自屈原《远游》记载的真传,也可以证明屈原法脉在秘传的两千三百多年中,保持了这支上古仙家法脉体系自身的独有、纯正
              吸飞泉之微液兮,怀琬琰之华英。
               玉色頩以脕颜兮,精纯粹而始壮。
    体现了采纳天地万物之精华,辟谷修炼的情况和辟谷后返老还童,青春永驻的功效;
              质销铄以汋约兮, 神要眇以淫放。

是对丹成功圆,元神出游法的真实记载;
              仍羽人于丹丘兮,留不死之旧乡。
    是对修炼(仙)成道,长生不老的目的记载;
              下峥嵘而无地兮,上寥廓而无天。
               视倏忽而无见兮,听惝恍而无闻。
               超无为以至清兮,与泰初而为邻(0)。
    是对大道正身,功圆道满,尽性归零,回归自然,回归自然之零(0)的真实写照。
    尤其至为宝贵的是屈原在《远游》里对道的论述,无私奉献了上古仙家之自然大道“壹气之合德”的修炼的秘诀:
               道可授兮,而不可传。
               其小无内兮,其大无垠。
               毋滑而魂兮,彼将自然。
               一气孔神兮,于中夜存。
               虚以待之兮,无为之先,
               庶类以成兮,此德之门。
    53个字是屈原对道的论述,对修炼进行了详细的描述,对金丹大道的修成作了详细的记载;是屈原奉献给世人的修炼获得‘大道的至贵经典秘诀”;是“世界人类的历史上记载最完全的修持心身、正悟大道、直觉感知、认识自然和宇宙万事万物运行变化的自然法则的一部自然大道。” 

屈原秘传下来的丹法没有一点传统金丹大道上复杂繁琐的修炼理论痕迹和程序,要说有也是在两千多年的流传过程中受到传统修道文化逐步发展的影响,运用了传统修道文化的一点语言术语,如“金丹大道”“丹道”“元神出游”等,但是在“理”“法”上严格保持了自家秘传的独有、独立、独特、纯正

“壹气之合德”,贯通涵盖了道佛儒三家之“道”“理”“法”,是屈原除了已知的留给后世“与天地兮比寿,与日月兮齐光”一部璀璨楚辞诗篇和伟大爱国主义精神“屈魂”外,更重要的是屈原还完整地继承和贡献奉献出一部上古仙家法脉自然大道,并完整地秘密了下来,现在不但让我们世人能有机会见证上古仙人壹气之合德的修炼之法,而且让我们能有强有力的证据、证明、见证屈原是一位上古仙家法脉大道集大成者,是具有高智慧、高修为造诣的修炼家的本来真面目。
    从屈原后裔所传的自然大道上证,再一次铁定了《远游》当属屈原所作的至贵绝世经典,毫无疑义!《远游》属于世人认识、了解、研究屈原及上古仙家法脉大道文化的重要诗篇,是打开研究屈原、楚辞文化以及“传说”的上古仙家修道文化的一把金钥匙。

 

3. 《离骚》等诗篇的深入研究,更能证明《远游》是屈原作品


    通过前面前人先辈们对《远游》的研究总结和屈原后裔公开传授出来的《远游》记载的自然大道说明《远游》是屈原记载修道正道和揭示上古仙家“壹气之合德”的绝世经典,屈原确实是一位修道得道的功家。对于屈原是否有真实修道这一首要问题,我们还可以从绝无异议的《离骚》《九章》《九歌》等诗篇,进一步来和《远游》相互论证。《离骚》里就明确记载

悔相道之不察兮,延伫乎吾将反。
                    回朕车以复路兮,及行迷之未远。

进不入而离尤兮,退将复修吾初服。
    《离骚》中这三句诗文,有他推行美政济世救国受阻,政治抱负难以实现,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去修道的表述。屈原有旷世之才,一心推行美政,“忽奔走以先后兮”,“来吾导夫先路”,辅助楚君,“及前王之踵武”,振兴楚国。但是社会现实的大趋势,自然场能的运转,当时不适合屈原推行美政复兴楚国。“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屈原是具有高智慧的,他发出“哀朕时之不当”,清醒地知道现实处的情况,没有一意孤行,出现类似先人“不量凿而正枘兮,固前修以菹醢”的悲惨境地。正如《离骚》所“依前圣而结中兮”“余好修以为常”,屈原处处以君子之风,对楚王多次表达了自己的政治主张,分析时政,谈古今之兴衰,明古鉴今,希望楚君“及前王之踵武”。但是,楚王“羌中道而改路”,听信党人谗言,多次“后悔遁而有他”反悔,最后在屈原无罪的情况下流放了屈原,“进不入以离尤兮”使之远离政治中心。
    我们知道,历史上有很多忠义之臣,为了国家的兴衰存亡冒死上谏,如《涉江》中的“伍子逢殃兮,比干葅醢夫差听信谗言,令伍子胥自杀比干被纣王杀后剖视其心等等,这些人士都是曾视死如归,强行上谏,没有看到“阴阳易位”“时不当兮”,而审时度势,顺势而为。仍然“不量凿而正枘兮”,强行一意孤行,属于“逆天”而为,最后自损性命,虽然美名传扬,但是终非智举。
    屈原是具有高智慧的,他“瞻前而顾后兮,相观民之计极”,对大至古今社会兴衰更替,小至人生生命轨迹都进行了深刻的观察与研究, “进不入以离尤兮”后,已经看清楚国政治上在党人的“变白以为黑兮,倒上以为下”的操纵下,现实已经“阴阳易位”,他的理想抱负难以实现,后发出“世浑浊莫吾知兮”、“时不当兮”的慨叹后,在“及迷途之未远”的时候,而选择了“退将复修吾初服 ”,“吾将远逝以自疏”。去修炼大道了!这和《远游》“悲时俗之迫厄兮,愿轻举而远游”“免众患而不惧兮,世莫知其所如”记录的思想历程是一致的。

《离骚》“进不入而离尤兮,退将复修吾初服”是对屈原《远游》避世隐修的记载。熟读《离骚》,可知屈原在不得志时的情感挣扎:

“忳郁邑余佗傺兮,吾独穷困乎此时也”;

“宁溘死以流亡兮,余不忍为此态也”;

“悔向道之不查兮,俨驻乎吾将返”;

“进不入而离尤兮,退将复修吾初服”;

“民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修以为常”;

这里分明说了屈原没有沉沦,随波逐流,而是选择了坚守人道修身,完善自我。“余好修以为常”,“修身而道立”。子曰:“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隐孟子曰:“古之人,得志,泽加于民;不得志,修身见于世。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天下。” 屈原就是“无道则隐”的践行者。 所以《远游》记录的屈原隐修大道,解决了《离骚》“进不入而离尤兮,退将复修吾初服”这句诗词后句的千古疑问,那就是屈原在积极入世追求美政思想受挫被疏流放“无道则隐”退出政坛,“远游”修仙了。

《离骚》:

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

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

            佩缤纷其繁饰兮,芳菲菲其弥章。

民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修以为常

高余冠之岌岌兮,长余佩之陆离。

折琼枝以为羞兮,精琼穈以为粮。

《涉江》:

  世沌浊而莫余知兮,吾方高驰而不顾。

驾青虬兮骖白骊,吾与重华游兮瑶之圃。

登昆仑兮食玉英,与天地兮同寿,与日月兮齐光"兮。

《楚辞》中这些屈原作品的诗句都是屈原隐喻了“好修”,即炼精、炼气,行气内修,完善自我,并“以为常”持之以恒。

屈原在二十年左右的流放时间里进行了大道功夫的秘密修炼,作家舒新宇先生研究的《九歌·山鬼》就是屈原自身的写照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这开篇的第一句话就是说明写的是人

舒先生进一步研究得到:

“《山鬼》是屈原流放湘西溆浦时所写,《山鬼》中描写的景色是:

表独立兮山之上,霰容容而在下。

杳冥冥兮羌昼晦,东风飘兮神灵雨。……

雷填填兮雨冥冥,猿啾啾兮狖夜鸣。

这与《涉江》里描写溆浦的景色一模一样:

深林杳以冥冥兮,乃猿狖之所居。

山峻高以蔽日兮,下幽晦而多雨。

霰雪纷其无垠兮,云靡靡而承宇。

从两种环境的描写,足可以证明《山鬼》写于溆浦明月洞,也足以说明山鬼写的就是作者自已。

其实很明显,如果往屈原修道上研究的话,就不难在作家舒新宇的结论:......足可以证明《山鬼》写于溆浦明月洞,也足以说明山鬼写的就是作者自已。 的研究思路基础上就可以说明这是屈原隐修大道的真实记录

《远游》:          

形穆穆以浸远兮,离人群而遁逸;

免众患而不惧兮,世莫知其所如。
   《涉江》

余将懂道而不豫兮

都是屈原修身修道隐修大道的切实记载。屈原怀着极大的理想抱负济世救国,虽然怀抱志清独无匹兮,但是重阳不可愕兮,孰知其从容。加之世溷浊而嫉贤兮,好蔽美而称恶。”世间一片浑浊朋党结风,阴阳易位,黑白错乱。但大破而大立,自然场能运行到春秋战国末期,中华大地一片混乱的时候,也是一个强大统一的中华民族黎明前的到来。在屈原耿吾即得此中正之后,慨叹哀朕时之不当,在报效国家推行美政无门的情况下,他要乘着政治流放之际,吾将远逝以自疏而去隐修修道。

对于屈原《楚辞》中存在的神仙思想和道学文化,从刘安、王逸等古代和近现当代的楚辞学者都有不同程度的认同。学者许子滨就研究说:及至晚清廖季平始侈言其事。廖氏自言因读《楚辞》乃明天人之分,天学在六和以外,人学在六合之内。于是试图籍《灵枢》《素问》《楚辞》诸书阐明《诗》《易》天人之学。其弟子蒙文通在其著作《晚周仙道分三派考》里将屈原与王乔及赤松并列,视其为行气派代表。   

闻一多认为“《离骚》是屈原作的仙人诗”,所以《离骚解诂》中处处用仙真人诗来解释《离骚》。

所以《远游》其内涵的神仙思想、道学文化是和确定的屈原《楚辞》诗篇具有一致的精神内涵,是“仙真人诗”,《远游》的思想和精神实质同时也是符合《离骚》等诗篇隐喻记载的屈原修道实际情况《远游》作者归属是屈原的认定,《远游》是屈原记载修道和阐述修道秘诀的“仙真人诗”的认定,同时也解决了为什么屈原《楚辞》中能有蕴含神仙家之言的实际问题,屈原《楚辞》并不都是抑郁苦闷,排解忧愁的超思幻想之作。

在《离骚》里表现了屈原追求明君贤相,内圣外王之道,但是吾令帝阍开关兮,倚阊阖而望予。  帝阍都倚着天帝之门不允许他进入,引申为上求皇天无门,现实已不允许他再探求推行美政济世了但当隐修大道之后,命天阍其开关兮,排阊阖而望予。   帝阍推开天门欢迎他进入,引申为修道远游走对了路。正如屈原在《九歌·大司命 》中揭示的固人命兮有当一样,屈原顺应了他自己的人生轨迹,深知皇天集命,这就是自然场能的安排为政济世不成,就在修道和继承中华道学文化方面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与奉献。留下了世界上保持最完好、最全面最正统的带有三皇五帝能量信息和智慧上古仙家法脉自然大道文化与日月其辉的《楚辞》灿烂诗篇。

 

4. 对认为《远游》是《大人赋》初稿,非屈原作品的批驳

 

《大人赋》只是作者仿照改动运用《远游》和屈原其他诗篇中一些诗句、词,及游历仙境的意境的文字拼凑而成的文学作品,没有实际的道学意义。屈原上文这些详细修道秘法的记录,在《大人赋》是看不到的。比如在《远游》中:

餐六气而饮沆瀣兮,漱正阳而含朝霞。  

 保神明之清澄兮,精气入而秽除。

这是屈原《远游》中记载修道初期修炼的吞纳法,其位置在《远游》记录修道的前部,位于屈原阐述修道之初运用的方法章节部分,而《大人赋》中的模仿诗句: 

呼吸沆瀣兮餐朝霞,噍咀芝英兮叽琼华。

 僸侵浔而高纵兮,纷鸿涌而上厉。 

是在诗篇篇尾部分的位置,这个仿照的诗句和《远游》中所具有的价值和意义是完全不同的,屈原的诗句是记录的修道之法,并其后裔已经公开传授了出来,可以得到确凿的证明,所以这《大人赋》改动模仿的诗句,只是文学作品,与屈原诗篇中蕴含的本意、实质、精神内涵,是完全不同是风马牛不相及......。《大人赋》中其他仿照《离骚》《远游》中意境描写和诗句词语,以及包括宋玉等人仿骚诗篇中的仿照意境创作、诗句词语的运用皆是如此情况他们只是仿照创作的文学作品而已,并无实质上的意义,这里就不一一列举说明。前辈何其芳对屈原的评价“《诗经》中也有许多优秀动人的作品,然而,像屈原这样用他的理想、遭遇、痛苦、热情以至整个生命在他的作品里打上了异常鲜明的个性烙印的,却还没有 。”

综上所述郭沫若等人研究《远游》是仿照《大人赋》而作,这个论断有失偏颇。我们只要运用最简单最实用对比的方法,读诵《远游》和《大人赋》及其仿骚作品如九辩等,单单在文学角度,只要长期读诵一段时间一对比,就立现高下,常言道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屈原作品与司马相如及宋玉等人的作品及伪作差距是非常明显的。二者一对比就立晓哪个生硬做作,哪个是文笔低下,哪个是模仿抄袭的后人作品了。所以郭沫若等学者的说法,即便是单在文学读诵欣赏的角度对比都是存在问题的,更不用谈在思想精神方面上的蕴含来判断认定了。

郭沫若及一些楚辞文化学者,毕竟只是局限在文化角度,人格思想方面受于固有观念的局限,虽然对屈原作品进行了相应方面的深入研究,成果不断,使屈原文化异彩纷呈,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但是对屈原道学文化思想方面的认识、了解、研究所以对屈原及屈原文化的研究立足点、起点就受到了严重的制约。即便是上文总结的《楚辞》文化学者、道学家、修炼家屈原的道学文化有些深入探索、研究但是运用唐宋后形成的传统金丹大道文化理论、文化,是很难窥探两千三百年前屈原秘承自仙家一派“壹气之合德”大道本元。这也是目前屈原及屈原文化研究面临新的课题和研究方向,需要我们突破常规思维,深入中华传统文化的核心精髓——自然大道的高度来认识、了解、探索、研究屈原及屈原文化的本质本元,开辟屈原文化在道学文化研究的新领域,屈原文化定会在21世纪新的历史时期,焕发出本来就具有的正能量光芒,服务于社会,造福于人类。

 

三、历史上对《九章》四篇和《渔夫》《卜居》伪作的考证

 

1. 最早宋李壁开始提出《惜往日》《悲回风》是后人哀原而吊之之作

洪兴祖《楚辞补注》疑《思美人》、《惜往日》、《桔颂》、《悲回风》篇非屈原南宋魏了翁《鹤山渠阳经外杂抄》以《悲回风》风格不似屈原而像宋玉、景差之作而怀疑此篇为伪作明代许学夷《诗源辨体》也以《惜往日》、《悲回风》以语气不似屈原而提出疑问,疑为唐勒、景差等人所作清代顾成天《读骚别论》则定《惜诵》、《惜往日》二篇为河、洛间人所作吴汝纶《古文辞类纂点勘记》以《悲回风》文字太奇,叠字多达22处,而疑为伪作后来陈钟凡《楚辞各篇作者考》、陆侃如与冯沅君《中国诗史》、刘永济《屈赋通笺》、谭介甫《屈赋新编》、胡念贻《屈原作品的真伪及其写作年代》,也从各个角度认为《悲回风》不是屈原所作。
    陈学文在《论屈原的思想人格与“惜诵”的真伪》里指出了《惜诵》作品内容上的一些矛盾与可靠的屈原作品在思想境界和精神风貌上较显著的差异认为《惜诵》非屈原所作,可能如《惜往日》、《惜誓》等一样是当时楚人或后人悼惜屈原的作品。此论很有见地,本人认为也适合其他几篇伪作。我们读读号称小离骚的《惜诵》,就看“也”字的运用,在无争议的屈原作品中是没有的现象!读诵一段时间就知道与屈原作品的文采和风格相去甚远,模仿的痕迹明显;且这些伪作诗篇投江自杀的思想浓烈,精神宗旨与屈原后来隐居修道是完全不符的,肯定非屈原所作。本人认为《九章》中的《思美人》、《惜颂》、《惜往日》、《悲回风》不是屈原所作,下文会有补充论述。附《惜诵》节选如下:

吾谊先君而后身兮,羌众人之所仇也。
  专惟君而无他兮,又众兆之所雠也。
  壹心而不豫兮,羌无可保也。
  疾亲君而无他兮,有招祸之道也。
  思君其莫我忠兮,忽忘身之贱贫。
  事君而不贰兮,迷不知宠之门。
  患何罪以遇罚兮,亦非余之所志也。
  行不群以巅越兮,又众兆之所咍也。
  纷逢尤以离谤兮,謇不可释也。
  情沉抑而不达兮,又蔽而莫之白也。

 2. 我们再来看看《招魂》这篇作品真伪王逸说《招魂》是宋玉所作,其实看看宋玉的《九辩》等作品,再对比屈原的作品,反复读诵,你就知道,宋玉远没有屈原那么高的文采,痛苦的现实经历,伟大的爱国主义精神,作出《招魂》这么华美的诗作,《招魂》诗词文字之美,后人倍加推崇,有目共睹。

明人陆时雍对《招魂》赞美道:

有一篇足与《离骚》、《天问》鼎足而三的瑰丽幻奇之作。

梁启超也大力赞美

对于厌世主义与现世快乐主义两皆极力描写,而两皆拨弃,实全部《楚辞》中最酣恣最深刻之作。

陈子展甚至说

除了《离骚》以外,《招魂》一篇算是最为完美最为伟大的作品。 

可见《招魂》作品文学艺术性之高。

诚如梁启超说:

“依我看,《招魂》的理想及文体,和宋玉其他作品很有不同处,应该从太史公之说,归还屈原。”

其他不用多举证,沿用早于王逸二百年的司马迁之说,把《招魂》著作权归于屈原为上。再有用《招魂》与《大招》对比,二者读诵多遍,对比一下也能分辨出哪个是高水平的诗作,《招魂》的诗词之美,同样只有读诵才能切实感受到......本人在另一篇文章《招魂的象》中论证了屈原创作《招魂》的写作背景动机和作品内涵精神实质,并进行了解剖和阐述,《招魂》定是屈原所作的伟大爱国主义诗篇之一。《招魂》只是一部抒发屈原爱国热忱的文学作品,并不是招谁谁的魂的招魂辞,详看拙作《招魂的象意》,这里不再过多论证  

    3.《卜居》和《渔父》真伪,王、朱熹、洪兴祖等说屈原所作。但自明陈继儒提出《渔父》篇的疑点之后马茂元崔述等人便持这一观点。

马先生在他所著《楚辞选·卜居》的题解中说

第一所有《楚辞》里屈原的作品无论篇幅的长短它所表现的思想情感无不蕴藉深厚,曲折而复杂。本篇《卜居》和《渔父》则通体气机流畅明朗而单纯尽管它的艺术性很高但在思想深度上只是第三者设想屈原处境对屈原心理一般的揣测与综合的表现和屈原自抒愦懑之情显然是有所区别的。    

崔述以考证大家的身份历数历史上的假托成文之事而后认为

“《卜居》、《渔父》两篇亦必非屈原之所作”

郭沫若认为

“(卜居)作者只是把屈原作为题材而从事创作,并无存心假托。它们之被认为屈原作品,是收辑《屈原赋》者的误会。这两篇由于所用的还是先秦古韵,应该是楚人的作品。作者离屈原必不甚远,而且是深知屈原生活和思想的人。”

游国恩在《楚辞概论》中对《卜居》、《渔父》两篇开篇自称屈原一事提出怀疑进而认为是后人盗用屈原之名

本人认为《渔父》与屈原在《离骚》自述的相背离:    

悔相道之不察兮,延伫乎吾将反。
              回朕车以复路兮,及行迷之未远。

进不入以离尤兮,退将复修吾初服。

 “后悔没有查看清楚世道已经黑白颠倒,时空运转到自己已无力推行美政兴国利民,即使进入政治权利中心,也因楚王羌中道而改路的多次变卦反悔,改变了约定好的政治主张,又被谗言设罪而流放它乡,趁着还没有在迷途上走的很远,正好重新回到我的大道修炼的正路上来。”  而《渔父》展现给我们的是一个颜色憔悴,形容枯槁 的屈原,这和隐身修道退将复修吾初服是不符的,也与《涉江》高余冠之岌岌兮,长余佩之陆离。时时修饰、正定自己形象的屈原不符。 尤其《渔父》 表现的暗含了投河自尽思想,这与屈原去隐身修道,大道正身后的思想境界、精神风貌完全不一致所以我认为《渔父》是基于屈原主动回归自然的投江创意,肯定不是屈原作品。而《卜居》文风题材和《渔夫》一样,定是仿照《离骚》中命灵氛为余占之占卜意境揣摩而作。又主要是它的句式风格和《渔父》一致,这两篇短文都是以自称屈原开头,又都是散文形式,与屈原的诗作风格迥然不同,前四位《楚辞》文化学者在这点上的研究我认为是符合实际情况的,所以二者是后人揣摩屈原投河自尽的传说和《离骚》占卜意境而作,被后来《楚辞》编辑者误编辑到屈原作品名下

 

4. 虚以待之兮,无为之先的状态下去自然分辩二十六篇作品

 

本人在坚持长期读诵的情况下,直观感到《悲回风》、《惜往日》、《思美人》、《惜诵》、《渔夫》、《卜居》,也包括《大招》不屈原作。这些诗篇的思想境界和诗文的艺术性,唯美境界,诗句风格,韵律,道学文化思想高度,与《离骚》《远游》《天问》《招魂》等比较起来就欠缺了很多很多,且与屈原原创诗篇本意内涵的精神境界不相容从语言、风格、文字、语气及在屈原人格精神、思想境界各个角度上分析来看,确实存在着与可靠的屈原作品有较显著的差异和作品内容上的一些矛盾,定是当时楚人或汉初人悼惜屈原的仿骚作品无疑并且这些诗文思想表现的是幽怨的,自怜的,悲观的;看《渔夫》《惜往日》《悲回风》流露出投江自尽水死心理,这个与《远游》记载的屈原已经大道正身是不符的,与本人所写研究文章《理解圣贤屈原》之一、之九的观点,即屈原大道正身后愿志之有像地选择了投江而主动回归自然是相背离的。

《离骚》《远游》二篇屈原功成道满,主动投江回归自然之前高功夫状态下的经典,蕴含了无穷的大道奥妙,所以只有漠虚静以恬愉兮,澹无为而自得进入“道”的状态,才能认识、探索、研究二篇经典内涵真实的精神本质,同时也能辨别出哪些诗篇与屈原的精神不符,与屈原的文学智慧不符,就能分别出真伪。

    虽然,不可否认这些伪作诗文本身文化艺术性相对比宋玉等人及汉初辞赋家的作品略高一些,可以鱼目混珠参杂圣贤屈原经典中,不好分辨但是伪作就是伪作,假的真不了。本人经过多年从不间断地颂,尤其是进入“壹气之合德”的状态下,长期通读这二十六篇作品,就很容易分别出这些诗篇和屈原的思想境界相背离,和屈原的作品风格相背离,屈原是一位修道得道功家相背离,故这些作品不是屈原修道之前的郁郁忧思之作不是屈原大道正身后主动回归自然投江前的作品。


、伪作的功用评说
    

这些诗文是非屈原作品的排除,非但不影响屈原诗祖文学始祖的崇高地位,也不消弱屈原具有忠君爱国爱民的伟大精神,反而因为排除这些相对《离骚》《远游》《招魂》等比对而文采低下的诗文,更加提升了屈原的文学唯美高度而且尤为重要的是排除了这些幽怨气息浓烈,宣扬投江自尽悲情色彩沉重的诗文,更能体现屈原的人格精神--屈魂伟大、高尚芳洁至美无垠!至纯无极!

这几篇伪作体现了屈原以死明志的一种伟大献身精神,加深了屈原投江殉国的伟大爱国精神,所以对屈原两千年来的忠君爱国精神的形成和铸造起到了很大的促进功用,故功不可没

如《渔夫》

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 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

《惜往日》 

不毕辞而赴渊兮,惜庸君之不识。

《悲回风》 

骤谏君而不听兮,重任石之何益。

给我们展现的是一位为国为民而坚持正道,不随波逐流以至于被流放,即使远离了政治中心,仍然忧国忧民的爱国精神。不但为屈原懂道而不豫兮作了渲染承袭,还为后人流传的屈原投江自尽埋下了伏笔也存在着加重了屈原投江自尽的以身殉国的悲色彩。

 后代人研究屈原,多因为这些伪作体现的幽怨思想深深地强加在了屈原身上,只看到了一个怀有伟大理想抱负而被现实击碎的幽怨自怜的屈原。从而对屈原的研究而被误导,带入歧途,以致扭曲了屈原的得道圣贤的真实面目,蒙蔽了屈原本有的另一面光辉伟岸形象,使后人无法真正的研究《离骚》和《远游》等经典里蕴含的道学思想文化和大道奥妙

别的不说,单对《离骚》篇名的两千年来的主流的解释研究就说明了这个问题。本人在《理解圣贤屈原》系列就提出来了屈原是在大道功夫修炼获得永恒的场体后选择了主动投江回归自然,而非后代人认为的投江自尽。后代研究者几乎只按照传统流传下来的屈原投江自尽的传说,没有研究屈原在《远游》里记载的高功夫境界的事实,所以才有到了近现代很多研究者又对《远游》的真伪起了疑心那么再加上这几篇伪作的副作用影响,就完全颠覆了一位大道功夫修炼的光辉形象、历史本来真面目。
    总之,这些伪作作品充满着深沉、悲愤、幽怨的情绪,情感困惑不知所释。表现了屈原对君主的希望和思念,对黑暗社会的抨击,表述他的爱民、思国、思乡之情和美政理想一定要实现的希望,希望君主不重蹈历史覆辙,努力振兴楚国。这些诗作对屈原忠君爱国的伟大历史形象的确立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故功用还是非常巨大的

 

结语:
    《远游》作者归属的确定和《远游》是屈原高智慧、高修为造诣的事实披露与证明,及其他伪作《悲回风》、《惜往日》、《思美人》、《惜诵》、《渔夫》、《卜居》,也包括《大招》的排出,现在在新的历史研究时期,有必要对屈原所作诗篇重新进行如下几个方面时间段的梳理排序:

1.“青年时代”写作励志诗篇《橘颂》;

2.“从政时期的遭遇”写下《九章》中的《涉江》《哀郢》《怀沙》《抽思》;

3.“修道时期”,初期写作《招魂》,中后期写作《九歌》《天问》,问天于苍茫自然宇宙大地, 整理华夏文化,及至后期“大道正身”后写下《远游》,留下修道的记载和大道的秘诀,传承华夏文明上古仙家法脉的道学文化;

4. 最后在“国破家亡之时,总结一生”,写下千古著名诗篇《离骚》,文以载道,传承着古圣先哲的仁德美政的治国理念传承着正道直行的人格精神传承者坚贞不渝的伟大爱国主义精神选择投江而主动回归自然,以身殉道!以身报国!铸就千古屈魂!!!

随着时间的推移,屈原文化的广泛弘扬,屈原曲折跌宕而丰富圆满的一生,“与天地兮比寿,与日月兮齐光”的伟大光辉形象,就会清晰地展现在我们世人面前!必将为社会、为人类带来璀璨而永恒的正能量光芒!!!
   
                           张健(屈零子) 写于2017  10  18
  
参考资料:

1汤漳平:《远游应确认为屈原作品》 ,《中州学刊》2009-5第3期
2方铭<九辨><招魂><大招>的作者主题考论》中国文学研究 1998第4期

3陈学文:《论屈原的思想人格与<惜诵>的真伪》,《中国文学研究》 19983期

4潘啸龙《评‘招魂’为“屈原自招”说》《云梦学刊》20065期

5潘啸龙:《<招魂>研究商榷》,《文学评论》 1994第4期

6任强 潘啸龙:《屈原<九章>真伪问题探讨》 ,《淮北师范大学学报》 2010 -31第5期

7王沐:《我国早期内丹丹法著作<楚辞·远游>试析》《道协会刊》1983第2期

8姜昆武<远游>真伪辩》 ,《文学遗产》1981第3期

9胡孚琛:《道家内丹学揭秘》 《世界宗教研究》1997第4期

10萧志才:《屈原的丹道养生思想》 ,《武当》杂志20085期 
11杨儒宾:《巫风笼罩下的性命之学-屈作品的思想史意义》《第四届通俗文学与雅正                               文学研讨会论文集》台中中兴大学中文系 2003

12熊人宽《与〈招魂〉相关的几个问题》北大中文论坛2011-4-24

13郭杰:《关于屈原作品的流传与真伪》,《齐齐哈尔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2

14睢宽《谈<卜居><渔夫>的创作权问题--与马茂元先生商榷》《青海民族学院学报》1986第4期

15程玉佳:<卜居>的对比艺术探析》  《赤峰学院学报(汉文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2第2期

16赵逵夫: 《屈原的名、字<渔夫><卜居>的作者、作时、作地问题《中国古代、近现代文学研究》2009-9第5期

17金荣权<楚辞·远游>作者考论》, 《中州学刊》2005-11第6期

18刘生良:《论梁启超的屈原与楚辞研究 《东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1年06期

19马达:<离骚>“仙真人诗”——兼评闻一多论<离骚>,《衡阳师范学院学报》, 1989 (1) 

20舒新宇 :《破解屈原溆浦之谜 ,北京:东方出版社2007

21许子滨 :《王逸楚辞章句发微》,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版

22任继愈:《中国道教史》,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1年版

23易重廉:《屈原综论》,长沙:岳麓书社2012年版

24胡孚琛:《丹道仙术入门》,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版 

25卿希泰:《中国道教思想史》,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年版
26任继愈:《中国道教史》,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1年版

27黄信阳:《中国道教文化典藏》,北京: 中国文史出版社,2009年版
28屈三元:《屈原零(0)态文化》,北京:团结出版社,2010年版

29邓声国:《王逸楚辞章句考论,北京:国家图书馆出版社 2011-12年版

30张广保:《道家的根本道论与道教的心性学》,成都:巴蜀书社2008年版

31黄灵庚:《楚辞集注朱熹撰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年版

32陈子展《楚辞直解》,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88年版  

33汤炳正:《屈赋新探》,北京:华龄出版社,2010年版

34许子滨《王逸<楚辞章句>发微》,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版

35(宋)洪兴祖《楚辞补注》.北京:中华书局,1983年版    

 

 

作者:张健 (屈零子)

联系地址:广州番禺区南村街道广地花园J7-4B

邮编:511442 

电话:18520760356

邮箱:25124221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