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 云南麻栗坡县:矿山整治前,全城断电话防“泄密”

云南麻栗坡县:矿山整治前,全城断电话防“泄密”
2011-09-21 10:05:53   评论:0 点击:

  被查封的矿洞 资料图片

 

  特派首席记者傅碧东

  “如2007年内不能基本完成整合任务,我就在2008年召开的人民代表大会上主动辞职。”数年前,时任麻栗坡县县长的彭辉在县人代会上承诺。正是在如此强力的推动下,麻栗坡的矿产资源整合引起了社会关注,成为云南省矿产资源整合中第一个典型。

  5月8日,现任麻栗坡县县委书记的彭辉接受记者采访时说,2006年,他刚到麻栗坡任职一年多时间,就因矿山安全事故向州政府写了两次检查,都不好意思再写了。“已经被逼无路了,反正如果不整合矿产资源,早晚也要被免职,还不如主动辞职。”彭辉说,原来要对矿山进行整治,要把全城的电话都断了才行,否则会有人通风报信。

  麻栗坡县选择了“先停产整顿再整合”的方式,将所有钨矿开采权全部上收,统一招商,只允许中标企业与当地政府和企业组成的合资公司来独家开采钨矿资源。“让阳光照进暗箱。”麻栗坡县采取阳光招商的模式向社会公开招标,县电视台全程直播。最终,紫金矿业脱颖而出,成为麻栗坡县唯一合作企业,并在两年内将该县内17家钨矿企业23个矿权和资产进行了整合,总投资达14亿元。

  整合前,麻栗坡县探明钨矿储量5万吨,整合后,紫金矿业投入数千万元地质勘探经费,2010年探明30万吨钨储量。面对这一大利好,紫金矿业总经理阙朝阳表示对未来发展十分乐观。

  在彭辉看来,整合不但让企业看到了前景,群众也得到了实惠,政府也得到了实惠,去年企业仅税收就收了1亿多元。群众入股的股金,即使企业处于亏损的时候,分红也达到了7%。去年盈利了,群众的分红达到了12%,并且5年内只增不减。

  近日从省国土资源厅传出消息,截至目前,云南98.5%的矿区已完成第一轮整合,“一个矿区只设置一个采矿权”的目标正在逐步实现中。

  省国土厅矿管处处长邹忠表示,通过艰难工作,云南的矿产资源整合成效明显:矿产资源开发利用水平明显提高,矿山生态环境明显改善,矿山安全生产条件明显改善,矿产资源勘探开发布局进一步优化,矿区群众生产生活水平明显提高,矿业企业竞争力明显提升,地方经济实力不断增强,矿业管理长效机制更加完善。到此,可以说“大矿小开、小矿放开、强化开采、有水快流”的时代终结。

  “矿”字背后是复杂而微妙的利益关系,资源整合不仅是矿山企业的重新洗牌,也是各方利益的重新调整分配。在矿产资源整合的过程中,难度有多大?压力有多大?为此,记者深入到昆明晋宁及文山马关、麻栗坡等地矿区,详细了解矿产资源整合情况。

       矿产资源利用水平提高

  5月7日上午11点,马关县都龙矿区,烈日炎炎,方兴云在矿区绕了一圈又一圈,已经满头大汗。他每天的任务就是寻找、规劝那些捡小矿的人。但他最近几天都几乎没有收获,因为捡矿的人已经很少很少了。而在2005年前后,这个矿山上每天捡矿的人员就超过1万人次。

  马关县是我国最大的铟矿产地,随着铟在液晶显示器上的广泛应用,价格不断飙升,一度超过1000万元/吨,开发利润越来越高。2005年起,大批来自广东、福建等地的商人涌入马关县开发铟矿,矿山乱采滥挖、以采代探、一证多矿、私下违法转让和违规承包、假借其他矿种办证开采铟矿等现象屡禁不止。

  “矿老板疯狂抢矿,一座山几个月内就变得满目疮痍,所有企业没有一家有合法的土地、林地、环保、取水等审批手续,没有一家有尾矿库等环保设施,脏水直接排进附近河流。”麻栗坡县副县长张传德介绍,无序开采致矿难频发,每年逾十人死亡;森林植被、生态环境、耕地等受严重破坏,水土流失严重。

  “已经乱到不整治不行的地步了。”省国土厅矿管处官员坦言,过去矿业准入门槛太低,在资源开发、生态环境保护、生产安全各方面埋下重重隐患。2005年,云南省开始部署矿产资源整合,随即出台方案,明确“重新划分矿区范围,科学确定开采规模,一个矿区只设置一个采矿权,整合后,矿业权数量原则上要减少20%以上。”

  2006年,为改变矿山企业“多、小、散”局面,提高资源开发利用水平,国务院下发矿业整合文件,要求对煤等15个重要矿种进行整合,云南矿产资源整合的底气更足了。

  通过整合,云南矿山一直饱受非议的“大矿小开、一矿多开”和“大手大脚”开采等问题,正逐步得到解决,矿产资源利用水平明显提高。

  矿区也可

  变绿水青山

  徜徉在昆阳磷矿复垦区,道路两旁色彩鲜艳的波斯菊一直延伸至路的尽头,一片片软枝杉、旱冬瓜、冬青、墨西哥柏、滇朴等树种,把大山装点得一片绿意盎然。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原来满目疮痍的矿山,可以变成风景优美的生态公园。今年,云南磷化的昆阳和海口磷矿被评为首批国家级绿色矿山。

  云南磷化从2004-2010年,有计划地实施了一体化的绿色矿山建设创新工程。以“企地和谐共建”的模式,累计投入复土植被资金1.27 亿元对采空区进行复垦,目前已完成复垦植被面积1.29万亩,使采空区的土地复垦植被率达到了94.46%。

  马关县的都龙矿区,从2005年以来,累计拆除破坏环境、污染严重、违法生产的选矿点83处,拆除非法洗选工棚200余间,有效解决了污染环境的问题。在矿区播撒了4万平方米的热带雨林草种,投资87万元对南北河、小白河进行治理。督促各选矿企业累计投入1.1亿元新建或改造不合格尾矿库。通过治理,两条出境河流的水质从2004年的四类水提升到现在的三类水。

  何祥昆介绍,各地在积极推进矿产资源整合的同时,对矿山企业进行排查清理,拆除破坏环境、违法生产的选矿点和非法洗选工棚,有效解决了环境污染问题。监督各选矿企业开展技术升级改造,规划建设尾矿库,改造或关闭环保安全不达标的尾矿库。安宁县街林矿区通过整合,新建了规范的尾矿库,实现了矿区废水零排放,解决了下游村庄的安全问题。通过整合,矿区生态环境明显改善。

  反哺

  让村民得实惠 

  整合矿产资源,大部分矿区实行封闭式管理,同时设立警亭、巡逻队,严打私挖乱采,这对于“靠山吃山”的矿区群众来说,是不是得不偿失?在各地的采访中,地方国土部门负责人表示,矿业整合及规范开采中,必须兼顾村民、投资商和地方政府利益,因此如何对矿区原有居民进行占地补偿和污染赔偿,也考验着决策者的智慧。

  家住昆阳磷矿旁汉营村的鲁强,每年除了可以领取5000元的矿产反哺费外,还买了车在矿区搞运输,日子越过过红火。跟鲁强一样,村里的每个人每年都可以领取5000元的反哺费。从2009年起,昆阳磷矿就开始支付地方磷矿开采反哺费,60%分给村民,40%用于村委会公益事业,当年支付金额就达到了2691万元。仅汉营村委会就有610多人在昆阳磷矿从事外委剥离、短途运输、残矿回收、植被管护、铁路装卸、苗圃建设等工作,每年给村委会增收1.2亿多元,参加劳务的月工资人均达1680多元。

  据介绍,整合后,一些矿山企业与矿区群众采取共同管护矿区的形式,让矿区村小组共同参与矿区管护;优先吸纳当地农民工到企业工作;马关县鼓励矿区居民入股共同办矿,建立定额分红机制,每年固定分给“不低于本金10%-15%”的红利。扶持矿区群众参与矿石运输、表土剥离,发展运输业等多种方式。如安宁市还建立了矿业反补农业机制;曲靖市正全面推行矿村共建机制。

错误报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