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 汨罗市人大屈子文化园汨罗政协慈善网团市委总工会文明网金融办自来水新市古镇汨罗文物网汨罗项目库人民医院

武昌庙纪事
2012-12-07 10:59:39   来源:汨罗周刊   作者:筱四   编辑:   评论:0 点击:

  武昌庙不是和尚之处所,也不曾与湖北武昌有什么瓜葛,是黄柏镇新龙村的俗称,因何得名未曾考证。武昌庙东临湄江,西抵神鼎山,北靠团螺,南接英桥,107国道擦肩而过。以前这里有一个供销社经销点,有一处粮站...

  武昌庙不是和尚之处所,也不曾与湖北武昌有什么瓜葛,是黄柏镇新龙村的俗称,因何得名未曾考证。武昌庙东临湄江,西抵神鼎山,北靠团螺,南接英桥,107国道擦肩而过。以前这里有一个供销社经销点,有一处粮站,武昌庙学校有小学、初中,1976年至1978年还开办了一个高中班。这是一个曾经一度繁华的地方。我曾在此读书一年半载,三十几年过去,记忆中那时的经历依然亲切、清晰。

  就近便于读“跑学”的缘故,1977年正月我转学到这里读高中。当时中国的天空虽然晨曦初露,但依然物质贫乏,文化落后,“文革”遗风犹在:我和共君、吉良传阅《七剑十三侠》,被班主任老师和校方定性为偷看黄色小说;我在日记里写了几句打油诗:“叹一文不名,衣烂肚肌穷;狂风暴雨日,乘雷即凌空。”大意是讲当时的贫困和自己的志向,却被校长大人批判为“把社会主义污蔑得一团漆黑,暴露了自己狂妄的资产阶级野心”;恢复“高考”那年,我们属未毕业的在校学生,不符合报考条件,我却背地里进考场试了一下,却也成了罪过之一。

  学校召开全体师生大会,我们三人站到台前接受批斗。我是主犯,还被停课一星期。我仿佛跌倒在地,还跌得不轻。不少人冷眼相向,甚至还嘲讽我。刺骨的寒风呼呼狂啸,身着兄长穿小了的单薄的衣服,加之饥肠辘辘,我的身体瑟瑟发抖。我忍气吞声,但内心更加执着:一定要将命运之锁打破!

  转眼过去多年。如今我去武昌庙遇上熟人,或者偶有几个同学小聚,总会有人提起我那时的“年少轻狂”,这正应了那句被无数人说起和被无数事实证明的老话: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相关热词搜索:武昌 纪事

上一篇:怀念胡锡龙先生
下一篇:幸福的钥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