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 汨罗市人大屈子文化园汨罗政协慈善网团市委总工会文明网金融办自来水新市古镇汨罗文物网汨罗项目库人民医院

汨罗江的鱼
2012-11-21 08:58:20   来源:汨罗周刊   作者:潘刚强   编辑:   评论:0 点击:

  汨罗江漫江碧透,鱼翔浅底。水里有什么鱼儿游过,在江边往往一眼就能看到。  近岸的浅水,这里一群,那儿一伙,游弋着一帮帮禾花絮。这种黝黑的细鱼崽,壮不过一根牙签,长也难得超过半根牙签,永远长不大...

  汨罗江漫江碧透,鱼翔浅底。水里有什么鱼儿游过,在江边往往一眼就能看到。

  近岸的浅水,这里一群,那儿一伙,游弋着一帮帮“禾花絮”。这种黝黑的细鱼崽,壮不过一根牙签,长也难得超过半根牙签,永远长不大。它们像我们孩子般无忧无虑,一日到夜成群结队东游西逛,四处游荡。当阳光悄悄地穿透照射在水底,水底的河沙缓缓地向岸上爬。偶尔有一桠枯枝歪歪地斜插着,便是一片树林。间或有一块岩石凸凸地孤立着,便是一座山峰。这些无疑都像是孩子们最适宜游戏的地方。本是极有秩序地行进的“禾花絮”队伍,遇到这些迷人的景致,照例会经不住诱惑,鱼儿们争先恐后地翻飞乱窜,搅得那片水域浮光掠影漫天飞絮。“禾花絮”的美名大约是这么得来的。

  “禾花絮”小得还不够填牙缝,自然没有人去捕捉来吃。汨罗江最好吃的鱼是用“摸沙机”焙制的火焙鱼,这是汨罗江一带一道风味名菜。无论煎蒸或是汆汤,味道鲜美极了。这种小鱼喜欢静静地潜伏在近岸浅滩,个头约小指粗细,阔嘴大脑,周身长满麻灰黑点,与河床的颜色接近,不容易被人发现。但它游动是摸着河沙前行的,丁点儿长的尾巴一摆,也会搅起几线浑沙。它还有一个特点,便是最容易上钓。上好蚯蚓把钓钩甩下河去,“摸沙机”一发现附近有食物,便会窜过来一口咬住不放。不一会儿,你就可以钓上一长柳条串儿。碰上运气好,你还会钓上几条锯鳅来。这锯鳅比泥鳅长,比鳝鱼短,背脊上长有一长溜的锯齿,锋利无比,可以把手划出血来。当锯鳅被甩上岸来,它会在地上乱蹦。我们的手是不能摸它的,便用一只脚踩住它,小心翼翼地将柳条从鳃口穿出嘴去。一提起那长柳条,锯鳅便像是一条小蛇缠在那鱼串上了。

  汨罗江里最快活自在的鱼儿,应当是那浮沉水面听水漂流的“游叼子”了。这些黑背脊白肚皮的鱼儿,总是像一只只梭子,在水里箭也似的巡逡。游累了,便随着西去的江水缓缓地往下游漂去,不时浮近水面,用翘翘的尾巴在水面划出一圈圈美丽的涟漪。钓“游叼子”的钓饵,最好是到菜园里去捉菜青虫,没有,便去捕捉大头苍蝇。“游叼子”又叫“抢食叼”,最喜欢抢食吃。看见水面上有鱼打的浪圈,准能在附近水域发现“游叼子”在那里游荡。我们把钓钩上的活物一甩过去,睁大眼睛看着数只鱼儿游拢来抢食,水面漾起阵阵微澜。总有一只身灵嘴快的将饵食牢牢地叼着,拖着钓丝浮标便往远处射去。说时迟,那时快,瞅准了钓杆尾巴一弹弓往岸上一划,手感颤颤悠悠心觉快快乐乐,便将那鱼扯出水面来。

  再往江里的深处去,便是鲤鱼、鲇鱼之类野杂鱼等,一般人难以钓到,该轮到真正的捕鱼者出场。那时候,汨罗江上经常看到渔民撒网捕鱼。在我看来,最迷人的还是放鱼鹰,我们叫鸬鸶。一叶小舟欸乃而来,船舷上蹲着七八只毛发乌黑油亮的鸬鸶,不时抖开鹰样的翅膀,随时准备扑下水去。我们便知道有好戏看了,总是放开手头的一切跟着它们跑。船在江里行,人在岸边跟,跟到大码头过去好远那片僻静的竹林,鱼鹰总是在这一带的河湾里大显身手。我们便静静地坐在河边的石坡上,看鱼鹰们的轮番表演。鸬鸶的长颈上,主人照例总是缠上一个白色的颈套,防止鸬鸶把捕获的大鱼吞进它自己肚子里去。鸬鸶捕到鱼,自会叼着浮近船只,让主人伸出竹竿挑上船来交差。我的脑海里至今清晰地记得,在清澈透明的江水中,一只鱼鹰追逐着一条大鲤鱼,鲤鱼在前面逃窜,鱼鹰在后边紧追,鹰钩的嘴喙,鹰亮的眼睛,流线的身躯,飘逸的长脚,其美艳之惊人,永远无以描画言表。

相关热词搜索:汨罗江

上一篇:神奇的磊石山
下一篇:神奇的磊石山(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