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 汨罗市人大屈子文化园汨罗政协慈善网团市委总工会文明网金融办自来水新市古镇汨罗文物网汨罗项目库人民医院

品读《边城》
2012-09-14 14:49:40   来源:汨罗周刊   作者:柳格彬   编辑:   评论:0 点击:

  沈从文先生笔下的《边城》,一字一句都晶莹饱满,可谓句句上心头,字字起涟漪。  正如先生在家信中写道:我心中似乎毫无什么渣滓,透明烛照,对河水,对夕阳,对拉船人同船,皆那么爱着,十分温暖的爱着!…...

  沈从文先生笔下的《边城》,一字一句都晶莹饱满,可谓句句上心头,字字起涟漪。

  正如先生在家信中写道:“我心中似乎毫无什么渣滓,透明烛照,对河水,对夕阳,对拉船人同船,皆那么爱着,十分温暖的爱着!……”从小被水滋养着的沈从文,用清泉般的心崇尚着自然的人性美,带着碧绿的信仰,爱着世界,爱着自然。

  “边城”是城市的对立面,是一方净土。朴实的民风,无瑕的自然风景是我们这纸醉金迷的城市所望尘莫及的。它似绿洲氧化我已僵硬的血脉,又如幽泉洗涤我满是尘埃的心灵,一丝温暖在心头点燃。

  沈先生说:“表面上看来,事事物物自然都有了极大进步,仔细注意,便见出在变化中堕落的趋势,最明显的事,即农村社会所保有的那点正直朴素的人性美,几乎快要消失无余,代替而来的却是近二十年实际社会培养成功的一种唯实唯利的庸俗人生观。”当今社会,物欲横流,精神匮乏,而《边城》述说的是一种已逝的真实,带着一种惋惜,更怀着一种希望,只想留住一点美好。有人说:《边城》是一个简单的童话,童话让人相信什么,而现实却让人不相信什么!这是个无奈的讽刺,难道当今社会真的落魄到连正直朴素都成了“童话”吗?

  我想象沈先生的笔必然是绿色的,带着泥土气息,不然又怎能写出如此精致动人的景色。声音的重叠,气息的弥漫,颜色的舞动,都清晰地洋溢在我的周围。最令我难忘的画面是伴着二老的歌声,翠翠在梦中各处飘着,上白塔下菜园,又飞窜到悬崖半腰边采摘那象征爱情的虎耳草。不久,却因为大老的死,翠翠对二老那朦胧的爱情还没开始就已凋谢,直教人扼腕唏嘘。在那电闪雷鸣的夜晚,白塔坍塌了,老船夫也死了,实在让人更为翠翠的未来担心。哭了一夜的翠翠也长大了,可她的未来呢?作者没有诉说,但他在翠翠身上留下了希望,“这个人(二老)也许永远不回来,也许‘明天’回来!”有人认为这结尾不好,连小学生都会写,可就是连小学生都写得出的希望,正在我们心中模糊、消逝、殆尽……人的一生,确实需要一点明亮的东西,绽放在明天的枝头。

  “上帝是公平的。它给富人以好食物,给穷人以好胃口;给大人物以矮小的身躯,给伟岸者以卑微的灵魂;给馥郁的桂花以可怜的形貌,给不芬芳的牡丹以天仙的姿色……”同样,“上帝”给了我们现代化的同时,也埋葬了我们的一些东西,只有像沈先生那样的智者,才会在快速翻腾的浮华中放慢脚步,在草枯花荣间,于蝴蝶的翅膀上,寻找真正属于自己的童话。

相关热词搜索:品读 边城

上一篇:七月尚飨
下一篇:荆棵花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