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 汨罗市人大屈子文化园汨罗政协慈善网团市委总工会文明网金融办自来水新市古镇汨罗文物网汨罗项目库人民医院

汨罗百科·方言 不雅方言中的文化况味
2011-09-29 11:07:56   来源:汨罗江社区   作者:   编辑:   评论:0 点击:

  中华民族号称有五千年的文明,是当之无愧的礼仪之邦。而语言则是传承文明、表达礼仪最重要的载体和工具。国人对语言的讲究到了十分苛刻的地步。不说诗词歌赋中那些惊天地泣鬼神的词句,就是日常人际交往中的...

  中华民族号称有五千年的文明,是当之无愧的礼仪之邦。而语言则是传承文明、表达礼仪最重要的载体和工具。国人对语言的讲究到了十分苛刻的地步。不说诗词歌赋中那些惊天地泣鬼神的词句,就是日常人际交往中的普通行文和口头表白,其精致高雅都往往令外国朋友叹为观止。

  然而,就是在这样一种文明礼仪的文化氛围中,许多被人视作“下流”的语言却顽强地流传下来。不是仅仅占有一席之地,而是充斥于社会的许多层面和许多场合,担负着思想交流和心理沟通的重要使命。不因文明的挤压而消失,不因雅士的歧视而式微,与端严正派文明高雅的语言并行不悖、共存共荣。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还会流之久远。

  因为官方要维系端严正统的形象,文人要追求“信达雅”——尤其是“雅”——的境界,正人君子要支撑高洁的门面,所以下流总是受到有意无意的排斥,下流的语言往往不被书面文字采用。不说广泛传诵的传统经典,也不说官府颁发的大政小令,单说一般的大众读物,如报刊杂志,文件信札也都禁忌下流的字眼(只有少数小说中可见),甚至《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等普通工具书中,都没有收录所谓“赤裸裸的下流文字”。我年轻时读《红楼梦》,读到薛藩写的诗句“女儿乐,一根jiba往里戳”,对其中的“jiba”二字有疑惑,拿常用的字典、词典来查找,结果恁是没有查到(就是此刻,我的电脑还是打不出《红楼梦》中的那两个字,只好用拼音来代替了)。后来读《金瓶梅》,更是遇到许多常用字典中找不到的字词。由此,我专门又去常用字典中翻找其他口语中的“下流词”, 倒是可见诸如(此处删去60字)厚此薄彼,乃至如斯。

  正是在这种官府禁忌、文人弃用、君子不屑的语境中,下流话被迫沉淀到民间,大多以方言的形式保存下来,并且大行其道。夫妻间以之作闺中之娱,朋友间以之作开心之药,乡党间以之作量人之秤;自嘲时作调侃之词,背非时作冷讽之刺,争讼时作互殴之兵。不知道对应的文字不要紧,不知道准确的含义也不要紧,或窃窃私语,或粗声大气,信口说来,表情达意。大家兴趣盎然,乐此不疲,别有一番况味!

  稍作留心,就可以发现,所谓的下流语言,大多与雌雄(男女)生殖器官和动物(人类)交媾动作有关。究其原因,学院派人士会将其归咎到原始人类的生殖崇拜,并联想到少数民族的生殖图腾,可以写出洋洋大观的研究文章。但克实而论,下流语言生生不息的现象,与欲界众生的根本烦恼息息相关。因为无明障蔽,我们本具的清明性灵受到染污,又因此污染堕落变现而为欲界众生。欲事本来是大苦之根、烦恼之源,而欲界众生贪著不舍,反视之为乐事,谓为“欲乐”。(其迷惑颠倒如此,奈何奈何!)生殖器官人人具备,人人熟悉,不存在认识上和表达上的任何障碍,而性行为被生物学和社会学认为是动物界的本能,成熟后的动物大多会主动地、无师自通地完成这个生命的仪式,体验这个“奇妙”而寻常的过程。因为“奇妙”,所以大众密切关注并不舍不离;因为寻常,所以彼此不假详释就心知肚明。此物此事,成为人们日常交流的重要语言元素是势之必然。再者,文明的究竟目的是导人清除欲念,回归清净诚明。文明的推展,必然对障碍性灵升华的“欲乐”施以挤压和排斥,也就自然会激发“欲乐”的逆反。性本能对理智理性的激烈反动,也必然会使它在非理性的场合进行非理智的表达。外化为语言,就是下流话的顽强存在,并大行其道。在特殊的情况下,还会披上文化的外衣招摇过市,知道根由和不知道根由的人们都会以一种宽容的姿态安然接受,连一些官员、文人、君子和艺人有时也口耳传习,不以为怪。

  闽南话的“爽歪歪”,原是描述男女性事后的感受的,只有在特定的语境中才会使用。但某饮料生产企业却将之作为一种专向儿童推销的产品品名。刚开始还有语言专家提出异议,到后来也就不了了之。现在经常可以在电视里看到这样的广告:湖南卫视著名女主持人谢娜手持一瓶饮料,粉面含春,笑容灿烂,摇头晃脑地、神情陶醉地唱着广告词:“爽~歪歪爽歪歪”。一群小朋友也跟着“爽~歪歪爽歪歪”,童声奶气,好不悠长。

  “给力”一词,大家现在都耳熟能详了,各种正式非正式场合常常用到。可是,我曾跟“给力”的发源地东北的一位研究语言的老兄求教过,他告诉我,在东北,“给力”原本是男女性事到紧要处时,女人向男人发出的生理呼唤。(此处删去20字)。以此引申出诸如强健、大力支持、够意思等含糊笼统而又观感良好的语义,民间二人转中常常用到,后经笑星赵本山大力弘扬,“给力”就由民间上升到艺术的殿堂。2010年,经总书记在一次重要报告中巧妙借用后,各级官府就竞相在各种文件报告、书籍典章中放手运用,简直是大用而特用!最终发扬光大而为2010年的流行词汇,并很有可能进入新的《汉语词典》,惠及后代子孙,光照未来文明。

  我揣摩,东北的“给力”应该跟四川的“雄起”在意思上是差不多的。甚至,与湖南(尤其汨罗)人的“嬲噻”也有许多相似相近之处。它们的原意都是与男女性事相关的,都是讲述一种雄性的劲道,引申后的意思富有“激昂上进”、“美好痛快”等色彩,又多用于褒扬的语境。

  国人对于“雄起”已经相当熟悉了,我这里也就不再作赘述,而对于“嬲噻”则大多知之不详,所以我愿意为此费点笔墨。

  在湘中人的嘴里,经常会说到“嬲噻”一词。其实,彼“嬲”当是此“嬲”,彼“噻”却未必是此“噻”。本人无由考证,只好权作“嬲噻”二字写来。作为独具民间特色的一句方言,“嬲噻”究竟的意思是什么。本人也说不出一个的实,只是含糊笼统地知道它也是从对男女性事的描述中得来,词义引申扩展后,可以简单理解为“很好”、“了不起”、“很得力”。因为还没有如“给力”一样幸运地被艺人和权贵们推崇,所以,它还没有登上大雅之堂,稍微规范一点的文字材料中是不会用到的,文人雅士们即使在口头上也会尽量回避它。汨罗官方人士宁可使用从外地舶来的面貌陌生的“给力”,也不愿使用土生土长的、人人深解意趣的“嬲噻”。反倒是有些外地的达官文人来汨罗后,偶尔鹦鹉学舌地讲说几句“嬲噻”。

  跟文雅堂皇的书面语言一样,方言中的下流话同样也凝聚了人们的生存智慧和生活经验,许多语词都能准确表现出言说者本人的思想见地和个性特征,或幽默,或直率,或狡黠,或愚鲁······从言说者使用的方言下流话中都可以看得出来。

  有文化人因为不明方言中下流话的适宜环境,生搬硬套、胡乱运用而闹出笑话的。请看下面的例子——

  时下,中宣部倡导“走基层、改作风、转文风”,各大新闻媒体纷纷响应。于是就有中央某大报的某记者来到汨罗深入基层,学习群众语言。一次,该记者在地方宣传干事的陪同下来到某乡村,在村口偶尔听到一个妇女(堂客们)正讥讽买了摩托车的邻居:“又不是小车,不就是一台摩托,蛮嬲噻!”大记者困惑不解,问地方宣传干事:“嬲噻是什么意思?”宣传干事吱唔一会后回答:“嬲噻就是好的意思”。大记者恍然若悟,频频点头。在与乡民和村干部正式见面时,大记者慷慨发言,认真致意:“大家嬲噻!你们的新农村建设十分嬲噻,我们伟大祖国的形势也一片大嬲噻!”

  当然,也有文化人在特殊的时空中巧妙地使用了下流语言,后来竟成为佳话而广为流传的。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小学教师的工作待遇和生活条件都不太理想,教书所得报酬往往只够维持基本生计,就连吃肉都成了一种奢侈,只能偶尔为之,算是打打牙祭。话说汨罗县白塘公社有一对清贫、乐观而且颇富幽默感的教师夫妇,在吃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清汤寡水后,终于下决心去买了一条猪脚,准备放到炉子上炖来吃。夫妻两个都知道一条猪腿很难填满两副辘辘饥肠,于是商议:比口才,出对子,谁赢了谁独享。商议停当,猪脚也炖熟了。丈夫看到烂熟的猪脚,信口出了上联:“(此处删去7字)”。良久,妻子对不出下联,只好认输,任由丈夫把一只猪脚吃得精光。当她看着空空如也的炉锅时,不禁自言自语地抱怨:“(此处删去7字)”一旁的丈夫连连惊呼:“对上了!对上了!(此处删去14字)!”夫妻两个反复琢磨,还真的是天衣无缝而且妙趣横生。

  “零光”,汨罗人读成“令光”。其他几个关键词,本人不做注解,相信凡是汨罗人,不管有文化没文化,都懂的。

  [稿源:汨罗江社区]

  [作者:网友/恭喜发财]

  [编辑:周敏]

相关热词搜索:不雅 方言

上一篇:外婆的重阳
下一篇:秋 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