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 汨罗市人大屈子文化园汨罗政协慈善网团市委总工会文明网金融办自来水新市古镇汨罗文物网汨罗项目库人民医院

杨沫子女与汨罗的不解情缘
2012-03-13 20:29:42   来源:汨罗周刊   作者:陈涓   编辑:   评论:0 点击:

  正月初八,著名作家老鬼将新版《我的母亲杨沫》亲赠汨罗市图书馆。当我收到这两本托人辗转带来、散发着清新油墨香味的新书时,心潮澎湃,百感交集。马波老师(老鬼是他的笔名)对母亲家乡图书馆的拳拳关爱,像...

  图:老鬼、徐然和杨沫

  正月初八,著名作家老鬼将新版《我的母亲杨沫》亲赠汨罗市图书馆。当我收到这两本托人辗转带来、散发着清新油墨香味的新书时,心潮澎湃,百感交集。马波老师(老鬼是他的笔名)对母亲家乡图书馆的拳拳关爱,像一团团烈火,温暖着我们的心。在网上我曾将自己去年发表的两篇文章发给他,他回信说:“希望你利用在图书馆的方便条件,多看,多写,不断进步!!!”寥寥数语,不加雕琢,却沉重厚实,字里行间流露出对一个文学爱好者的殷切期望和鼓励。反复阅读他的来信和新作,藏在我记忆深处的往事,像一串串珍珠,又在我面前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2006年初冬,市图书馆为了加强地方文献工作,突出人文资源的特色,拟为已故汨罗籍的我国当代著名女作家杨沫设立收藏专柜。但是,在杨沫女士离开人世11年之后,当她那曾经影响过整整一代人的《青春之歌》和誉满海内外的名声已经逐渐被滚滚红尘中忙碌的人们所淡忘的时刻,我们到哪里去找寻她的亲属呢?幸亏经知名作家甘征文老师的指引,图书馆主管业务的我才与杨沫女士之子——以“血色系列”作品蜚声文坛的怪才老鬼建立起了联系。

  尽管深居北京、闭门修书的老鬼一生从未回过母亲的故乡,但母亲在世时经常提到她老家是湖南湘阴县人,使他心里老觉得有一根无形的线,将遥远的湖南湘阴(现汨罗市)和他牵挂在一起。

  2007年10月22日。一个云淡风轻、阳光灿烂的日子。

  在北师大校园绿荫掩映下的一座小小红砖楼上,市图书馆一行人终于见到了仰慕多年的老鬼。

  老鬼亲手将母亲遗作26册图书捐赠给我们,其中有《青春之歌》英文版、1962年版、插图本及其他不同出版社的七种不同版本,还有《杨沫文集》全集和杨沫、徐然母女合著的《青蓝园》,老鬼的作品《血与铁》。他语重心长地说:“我母亲的家乡还很贫困,我很想为汨罗做点什么,就把这些珍贵版本送给你们,也许能发挥一些作用……”。

  在那间墙上挂满杨沫照片的小会客厅里,我们和老鬼面对面坐着,开始了轻松自如的对话。

  我指着挂在杨沫照片对面的一张神情威武、相貌英俊的男军人头像问:“马老师,这是您的父亲马建民先生吗?”

  “是的。”

  “他就是《青春之歌》中江华的原型吧?”

  “对。我父亲马建民1930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是位老干部。但母亲生前和他感情不合,伤心父亲不关心她的创作。他们之间常有口角,为儿女、为柴米油盐、为保姆,特别是为妈妈的党籍问题……这些我都在《母亲杨沫》一书中写过,他们可以说是恩恩怨怨五十年。”

  接着,他跟我们讲起了大姐徐然和自己的创作生涯……

  望着眼前这位戴金边眼镜,衣着简朴,平易近人的长者,我简直不敢相信他就是声名显赫的大作家,他分明只是一位正直、朴实、睿智的学者,在他的身上,既有知识分子的儒雅风度,又兼有军人的豪爽气质。

  23日,在京郊美丽的波特兰花园,我们见到了心仪已久的女作家徐然。

  虽说年近七旬,徐大姐仍然有着端庄的面容和清秀的五官,从她那轻盈的脚步和温婉的谈吐依稀可见年轻时的风采,尤其是那双清亮如水的大眼睛,竟与她的三姨———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白杨十分相似。

  徐大姐向我们捐赠了《青春之歌》简写本、话剧剧本,她和母亲合著的《爱也温柔爱也冷酷》、徐然作品《深雪》,还有杨沫生前收存的一些老杂志——上面有关于《青春之歌》的评论文章。最后,她抚着一些发黄了的稿纸说:“这是妈妈的部分手迹,有她的信件、日记等,都是很珍贵的,送给你们保存。”

  恋恋不舍地告别两位作家回到汨罗,我们很快在地方文献室设立了“杨沫作品收藏专柜”。为报答老鬼和徐大姐忍痛割爱赠送家乡的情意,每年我都代表图书馆给他们发贺年片、写问候信,汇报我馆的工作及个人的学习、生活情况,他们也经常给我写来一封封热情洋溢的信。五年了,杨沫子女浓浓的桑梓之情始终感动着我,让我对他们的思念和敬慕也与日俱增。

相关热词搜索:沫子 汨罗 不解

上一篇:素素女人秀春色
下一篇:春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