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 汨罗市人大屈子文化园汨罗政协慈善网团市委总工会文明网金融办自来水新市古镇汨罗文物网汨罗项目库人民医院

晚风中的红蜻蜓
2011-09-05 20:22:27   来源:汨罗江社区网友 若水兰兮 /文   作者:   编辑:   评论:0 点击:

只不过是将一晚的秋实凝成露珠的光景,我在一转身看见的晶莹,仿若你的泪。夜深露重。 不到秋天,我怎会明白诗文所说的一帘幽梦是怎样惊慌的缱绻在你的臂弯,憔悴到天亮。 而我,只能升着那匹白马把自己想...

      只不过是将一晚的秋实凝成露珠的光景,我在一转身看见的晶莹,仿若你的泪。夜深露重。

     不到秋天,我怎会明白诗文所说的一帘幽梦是怎样惊慌的缱绻在你的臂弯,憔悴到天亮。

      而我,只能升着那匹白马把自己想象成衣袂飘飘的影子,从黏稠的红尘中钻出一条缝隙。我哪会不懂音律鼓催下的灵魂正在如何的躁动不安。我甚至听到静夜里某些经骨寸寸断裂的声音,我只是不能说,一些人的过去,你的现在。都只是时间上稍微有了一些改变,而故事的主人公们在心情的起伏与还原中又曾有过哪一点的不同。你沉沦,你坠落,你慢慢的吐丝将自己层层包裹,可我也只能是看着而已呀,我的妹妹,许多事情真的一说出来就成错。

     很想拉着你的手去江边走走,很想搂着你的肩在月夜里静静的眺望,或许只需借宋词的一阕旧令,便可将氤氲的愁结由此散开,我不是你的系铃人,但我愿像一杯清茗,一缕清风,拂开你的眉结,留一丝温暖照亮你需要独自面对的苦痛人生。

     我真的数不清了,这滚滚的红尘之中。人究竟要经受多少次磨难,我只知道我们需要时时观照自己的内心。苦难来时的郁结,只不过是将你的人生划成一条分水岭,一半是沉沦中罂粟花开的妖艳,一半是灵与欲纠结倒戈相争后的的折磨。前者是形销骨立的沧桑云海,后者是山重水复的陌路花开。只是这其中的飞升湮灭到底会在内心经受几个世纪的轮回,外人终究是无法得知,这一切的一切只能靠我们自己倚靠在寂寞的长廊里品咂时光的锯齿那一道一道的凌迟与剐割。

      我总是希望,无论灵魂怎样的放逐和涅槃,身体总该懂得去顺应天命,在日出的时候感悟朝露和晨雾,在日幕西斜时接受晚霞满天的灿烂与奔放。风起时的叮咛,雨落时的缠绵,这都是大自然温和而善意的劝导,他没有恋人的专横和霸道,却有胜似恋人的永远和温柔。

      听,窗外的蛩虫又在“啾啾”的呢喃不止。呵,小妹:我总总觉得这种声息胜过人类千次万次修饰后的语言。 

相关热词搜索:晚风中 红蜻蜓

上一篇:我与少功的一次“合作”
下一篇:空玄群里的女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