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 汨罗市人大屈子文化园汨罗政协慈善网团市委总工会文明网金融办自来水新市古镇汨罗文物网汨罗项目库人民医院

亲情年饭
2015-02-10 10:18:59   来源:   作者:冉烨   编辑:   评论:0 点击:

  好多年来,全家是一定要在腊月三十晚上团年的。全家聚齐了有十多口人,热闹是

  好多年来,全家是一定要在腊月三十晚上团年的。全家聚齐了有十多口人,热闹是很热闹,父母却很劳累。于是在父亲六十岁那年,大家提出,子女们轮流做桩,一家负责一次“年”,但是遭到父母的坚决反对,最后协议为每“年”一家轮一天,父母也加入其中,如此已有五年了。

     

  父母承担的是三十晚上的年饭。为了做好这顿饭,腊月十七八他们就筹划起来。“老头子,是做清蒸鱼还是红烧鱼?”“去年是麻辣鱼,今年就来个大蒜干烧鱼如何?”想了定,定了想,如此经过五六天的推敲,年饭的菜单才能确定下来。

     

  大约腊月二十三四,父母开始购买年饭的各种菜品。母亲体弱多病,在家里负责内务,父亲虽然还算硬朗,但毕竟已是高龄,只能分批购买。于是今天买两只鸡,明天买一只鸭;煮汤的萝卜要分两三次才能买足,还有豌豆尖、蒜苗、葱子……待他们像鸟儿做巢一样,一片叶、一根枝地把所有这些备齐了的时候,就到了腊月二十七八了。然后母亲戴上老花镜,把鸡、鸭和肉上面的毛一根一根拈干净,父亲则围上围裙,在水池里把腊肉、鸡鸭及大部分菜品洗干净。最后,父亲坐上高凳,把菜板放在矮桌子上,一刀一刀把鸡鸭剁块,肉切成片、丝、丁,分盘放好。与此同时,母亲正踮起脚,伸长手臂,颤巍巍地从碗橱高处把平时不用的盘子、碟、碗等餐具一摞一摞取下来,逐个洗干净,再用清洁的塑料袋套上,需用时稍加清洗就可以了。在这期间,父母常常会拌上几句嘴:母亲抱怨父亲肉片没切断筋,父亲则说母亲做事杂而无序……待我们腊月三十赶到家时,见到的是桌上、灶台上大盘小碗的半成品菜肴,以及父母那因劳累而显得有些浮肿的脸庞。

     

  吃年饭的时候,我们呼啦啦地把父母推到“上座”坐下,把各种菜都夹到他们的碗里,请他们先尝,但他们只是象征性地吃一点,更多的时候,父母都是笑眯眯地看着大家吃,还不时把菜夹到儿孙们的碗里。他们的眼光充满鼓励,于是我们就吃得越发带劲了。

     

  面对父母颤巍巍的身影,好多次我都想说“明年的年饭不用你们做了”,但看到他们皱纹密布的脸上溢满幸福,涌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我想:还是把这种咀嚼幸福的快乐留给他们吧!父母老了,那些离他们远了的事,已经无力去操心,他们最关心的只是儿女的平安,想在过年的时候,身旁围满儿孙,耳边回荡祝福。

       


相关热词搜索:年饭 亲情

上一篇:我们永远年轻
下一篇:写给春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