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 汨罗市人大屈子文化园汨罗政协慈善网团市委总工会文明网金融办自来水新市古镇汨罗文物网汨罗项目库人民医院

看鸭老人
2014-03-14 08:45:39   来源:   作者:霍建香   编辑:   评论:0 点击:

  朋友父亲得了重病,我在初春的一个午后去她家探望,那天的阳光透着一丝微微的

  朋友父亲得了重病,我在初春的一个午后去她家探望,那天的阳光透着一丝微微的暖意。

  

  到了朋友家她告诉我:姐姐推着她父亲出门了,不过很快会回来,吃药的时间也快到了。于是我就等着。朋友泡了杯茶给我,我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边喝边聊。她说父亲没得重病之前,在家养了几十年鸭,每天清早最大的快乐就是赶着那一群鸭子往门前的河里去。夏天,父亲常常卷起裤脚,赤着脚板,背起一根长长的竹棍子,嘴里哼着一些不知名的欢快小调。出门前父亲总是习惯地对着母亲说:“我去看鸭,我去看鸭。”这个时候,父亲声音里总透着无限欢喜。父亲赶鸭,往往要经过那一丘丘田埂,夏天的田埂上开满了各色缤纷的野花,稻田里蛙声四起,父亲喜欢边走边看,边看边走,就这样在田埂上走走停停,度过属于他一个人的快乐时光。累了,就坐在田埂上,眯起温和的双眼,默默注视着前面那一条弯弯曲曲的河流,从近处慢慢望到远处的尽头。

  

  朋友继续向我娓娓而谈。她说有一个晚上,父亲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安稳,后来索性披衣起床,打着手电筒去了鸭棚。翌日凌晨,当他带着一身鸭粪味儿、挑着两箩筐鸭蛋回屋时,兴奋地叫醒正在熟睡的母亲。“快起床,快起床,鸭子下了好几百蛋哟!好大一个个,定有不少双黄蛋!”朋友说父亲好像不是挑着两箩筐蛋回来,而是正从一条丰收大道胜利凯旋,神情是如此的喜悦,如此的满足。

  

  我们聊了许久,见她父亲还没回来,便问:“你姐姐推着你父亲去哪里了?”“去看鸭。”“去看鸭?”我一时惊愕。朋友解释道,自从医院回来,他老人家知道自己的病好不了,于是把自己养的几百只鸭卖给了邻村的一个看鸭人,在没有看鸭的日子里,父亲每天坐在门前的廊檐下,痴痴地望着门前那曾经熟悉的一丘丘田埂,还有那一条寂寞的小河,眼神里流露出无尽的落寞与凄凉。

  

  朋友说,知道父亲时日不多了,所以现在她们姊妹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办法满足老人家的一切心愿。就在昨天,她姐姐问老人最大的心愿是什么?老人说他养了一辈子的鸭,想趁他还活着,多看几眼鸭。所以每天午后,只要天气尚好,她姐姐便推着轮椅上的老人去河堤上看鸭,只有此时,老人似乎可以忘记病痛的折磨,一脸的安详与幸福。朋友跟我说这些,语调温和而平静,好像是在叙说一件极为平常不过的小事,而我的心却好一阵都没法平静下来。

  

  已近黄昏,我起身与朋友告别,其时她姐姐正推着她父亲回来。我跟老人打招呼,老人微笑回应,脸上布满夕阳的金色和温暖。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人间正道是沧桑(二)
下一篇:一株草的春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