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 汨罗市人大屈子文化园汨罗政协慈善网团市委总工会文明网金融办自来水新市古镇汨罗文物网汨罗项目库人民医院

开在手上的花
2013-12-02 09:21:43   来源:   作者:潘姝苗   编辑:   评论:0 点击:

  冬天的寒冷对我简直就是灾难。那似乎是一种由血管渗入骨髓再透到肌肤的寒意,双手怎么也搓不热,不论是捧一杯热茶捂,还是戴上一双手套护,都不能传递给我些微的温度。这么多年过去,正因为无法奈何手脚生出

  冬天的寒冷对我简直就是灾难。那似乎是一种由血管渗入骨髓再透到肌肤的寒意,双手怎么也搓不热,不论是捧一杯热茶捂,还是戴上一双手套护,都不能传递给我些微的温度。这么多年过去,正因为无法奈何手脚生出冻疮,我开始畏惧冬天。


  从记事起,一入冬,我的手总会冻到溃烂,严重时不得不缠上纱布。冬天于我,没有适应的顺从,只有决绝到底的冷酷,将我任意摆布。


  那些漫天飞雪的日子,透着蛮横的文雅,在我眼里美得可望而不可及。当别的孩子肆无忌惮地在雪地里嬉戏追逐,我却不敢踏足半步,猫着腰,笼着袖,躲在一边瑟瑟发抖地观望。放学路上,有同学胆子大,在池塘边举石砸冰,一片片捞在手里把玩。见他们的手指头一个个冻得胡萝卜一样通红,搓搓以后冒出腾腾的热气,煞是好看。而我只能在一旁羡慕,伸不出自己藏在袖筒里早已冻得麻木的指头。


  如今居家生活便利,空调暖气电热毯,御寒的物件一应俱全,冻手的人已越来越少,而我仍每年陷入被冻伤的苦恼中。听说生冻疮是因为第一个“三九”没把手拿出来,遂去求证,母亲说不记得了。可怜自己在襁褓里就不被待见。婚后赖有老公疼爱,时常盯着我多穿衣服注意保暖。


  一冬就寝全靠电热毯暖被,睡到半夜,另一半时常被我脚丫子冰醒,于是四脚相夹,咬牙切齿,“真不信这邪,就是石头也捂热了。”儿子把我这怕冷归罪于属蛇,说我跟蛇一样冷血,干脆学蛇冬眠去,也好免受被冻伤的苦。


  有人推介治疗冻疮的偏方,擦红辣椒水,熬冬青树叶子,涂芝麻花、烤萝卜或生姜汁,甚至要我砸开羊骨取髓,油炸麻雀食肉等等。我只领情而不愿去试,不太严重时得过且过,到疼时痒时再没心思去弄这些法子。偶有一天,忽然发觉手指生出一块红肿,心情立刻沮丧起来。殊不知这冻疤好比种子,日新又新地四处蔓延,到最后十个指头几乎无可幸免。


  有话说度日如年,这句于我“数三九”最恰当不过。听说北方适宜过冬,虽气温骤冷但空气干燥,又有持续供暖,不像在南方生活,整日与低温硬抗。无奈心动而不能身至,天大地大唯有片瓦,有时候只能拿遥想作安慰罢了。


  熟人相见,先问的是手,“今年可好些啦,是不是又冻坏了?”作为第二个脸面,手上的冻疤已成为标识我的印记,不甚雅观地凸显出来。相对于自然,我与草木一样,在冬季里忍受冰雪风霜,历经枯萎和衰败,在春天回来前寻觅温暖,迎接复苏与重生;相对于心灵,我所体尝的伤痛,让我懂得了生命的坚忍与顽强,甘愿从一次肉体的摧残回归复原。


  冻疮是岁月的赠礼,在我手上开出了花。慢慢地懂了,肃杀的冬天也藏着温情,它让我感恩春回大地,如看到那些痛痒的伤口渐渐愈合,随盛开的花儿一起不知所踪。


相关热词搜索: 手上

上一篇:橘子红了
下一篇:绿色的港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