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 汨罗市人大屈子文化园汨罗政协慈善网团市委总工会文明网金融办自来水新市古镇汨罗文物网汨罗项目库人民医院

剥落生命的碎片(外二章)
2012-08-30 16:01:05   来源:汨罗周刊   作者:王玉芳   编辑:   评论:0 点击:

  一心向善的蒲公英包藏祸心,她高唱反调,稳坐江河。  有水的悟性,胸腔里暗藏流淌的山川;大风撤离后,湿漉漉的真身得以正位。这渺小的植物!  躺在白雪上,她倾吐千年块垒。  仰卧之间,风中的头颅被一...

  一心向善的蒲公英包藏祸心,她高唱反调,稳坐江河。

  有水的悟性,胸腔里暗藏流淌的山川;大风撤离后,湿漉漉的真身得以正位。这渺小的植物!

  躺在白雪上,她倾吐千年块垒。

  仰卧之间,风中的头颅被一语成谶。

  王命匍匐在大地的脚下,这生死置换的空无,怎么抵挡太阳突然降下的巨大风暴?这空荡荡的翎羽,装下多少悲秋的宿命?

  漂浮的王子呼啸而来。她以松动的骨头迎接一切。

  她锋利的牙齿刺进光,撕咬失眠、盲症、黑暗、惊悚……

  我怎么才能看到她的全部?让她留下一丝底色,并放弃凋零的春天。

大风在黄昏里高枕无忧

  哪里都不要去了,你这黑暗的破译者!

  大地荒凉,人间蒸腾,天空已高过一切。

  净手之后的春天,有太多杂沓的脚步。这嘈杂之声让草色深陷危机,这静止的雕像从前朝大胆移步,一个角落是蛇的暗影,另一处暗影被光碾成粉末。

  临暮的光不止一次闪烁其词。

  这野草式的荒芜!

  你不必聚散了,这场关于生命的暴动,我姑且允许他老去。

缝隙里的火光

  火,火,从一根叶脉揭竿而起。

  整座天堂被震动,这火的镣铐横空出世。

  跣足而行,大地幽昧的光已破碎,万千繁华织就虚空。作为恶念,怎肯乘风归去?她还没咬烂一行火红的脚印呢。

  我抱住了她,不许她再次煽风点火。

  我只为拯救大树。而树上的叶子沁出多少血花,那是神的事,不关我的事。

  我不自信的经脉渴望断裂!春天是否已降下咒语?大地的哭声被一阵惊飞的鸟所覆盖!四柱支撑饥饿的地狱?

  一场大火,除却伪饰,那些无谓的牺牲终得以补报。

相关热词搜索:剥落 生命

上一篇:浅水藏天
下一篇:父亲的胡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