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神的前世今生

发布时间2017-06-26 15:07:48 编辑:

美神的前世今生

彭千红

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应该是中国历史难得一见的美学空间,战国之所以有屈原,因有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土壤的培养,而屈原的出现也更加坚定了人们对美人美政美育的向往和推崇。

我不时地思虑,梁振华团队为什么要费尽心机地将《思美人》剧打造成一部颇受争议的青春剧,要知道顾问组就是以研究楚文化著称、《楚国八百年》总顾问刘玉堂领衔的历史大伽们,完全可以营造一种以传统定义为内核而以大气磅礴又婉转忧怀为正大气象的历史剧,其人其思其险绝就我辈而言是颤栗不敢造次的。

《思美人》总编剧、总制片人梁振华端午屈子祠祭屈

直到与梁振华的一次对谈,终于打开了一些心结。端午节他率团队来到汨罗江畔,祭屈而追思,侃侃而谈中他有一个重要的能说上三遍的观点,那就是屈原是两千年来的美神,屈原一生追求的美人美政是中华民族一直以来的天际彩霞,《思美人》剧就是要避开尘俗对屈原忧愁忧思形象的定位而显扬国民心中对美之隐性渴求,进而达到空前的美学认同。这当然是形而上的高境界,但心无挂碍,大胆而从容!

就世俗而言,屈原一生是失败而惨淡的,最后怀沙自沉汨罗江也是一个必然的结果。但你看看他年轻时的好修以为常,咏橘言志时的独立不迁、深固难徙以及后来与渔父、太卜的诚恳对话,其高洁的人格又岂能是蔽障于谗能够掩盖得了的?至于惊天一跃更是灵魂升华达到美之天界的凤凰涅槃,美神也就因此而诞生了!

屈原之后就是纯儒家思想一统精神世界的两千年。我不排斥儒家文化,也很推崇儒学精髓,但那种修齐治平的中庸之道还是对思想市场有很深的禁锢,也有对普罗大众求美爱美心性的扼制,从这一点来说,屈子的自由心灵之美尤显与日月争光(虽然有些学者把屈学归集为儒家系列,但屈原似乎无意欣赏任何门派)!没有矫揉造作,没有阿谀逢迎,没有明哲保身,更没有尔虞我诈相互倾轧。她就像一尊毫不起眼的雕塑静静的矗立在充满生机的山谷,朝饮木兰之坠露,夕餐秋菊之落英,两千年而别具一格!

《思美人》剧照,马可版“屈原”

《思美人》之所以要树立这样一种美学标高,并且还是以全方位的美学手法锻造的一部连续剧,其实也是要赞颂在两千年的黑暗通道中类似屈原美神一样的光明人物。司马迁受宫刑而秉笔直书,嵇康赴死演奏《广陵散》,陶渊明怀良辰以孤往,苏东坡遭贬而心从自我,郭嵩焘走向世界的湮灭直至陈寅恪的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无不为生命的极致追求找到了美的答案!

当然历史上也有很多装美炫美的公案。宋玉的《登徒子好色赋》着实让美男火了一把,甚至于独狐信的侧帽风流、潘安的掷果盈车也成为美人佳话,然而只有形质而没有内质的美是注定没有生命力的。屈原也爱形式的美,他制芰荷以为衣,集芙蓉以为裳就是外在的行为艺术,然而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这就内外统一了,加上他诗宗的地位以及九死其犹未悔的人格品位,所以写《朝苏记》的作者于坚这样说:屈原就是美政的“巫师”,巫近乎神!

今人思之颂之美之屈原——定义为现代白话意义的“美神”,就应该有美的思想,美的高度,美的作为,美的景仰!可以说每个人的心中都住着一个美丽的屈原,既渴望美在天空里,又追求美到骨子里,就看怎样来聚合,怎样来升华!《思美人》完成了首播,千人千面,不管观众如何评价,我想只要能达成这一点就足够了,当属对屈子最好的纪念。近读舒文治先生的大作《屈原的颜值,我们的倒影》一文,在击节赞叹之时写下了两句读语:

行比伯夷,置以为像兮。

神追屈子,想当然美哉。

(作者系汨罗市政协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