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广"限车方案各不同 大城市治堵出路在何方?

发布时间  2012-07-11

  新华网上海7月10日电(记者陆文军、陈冀)随着广州突然宣布实施中小客车总量调控交通政策,北京、上海、广州中国三大一线城市,已经对汽车增量实施限制措施。 在国内城市汽车保有量快速上升,拥堵日益严重的背景下,通过“限牌”来抑制保有量过快上升,已成为“北上广”“无奈的选择”。

  此前,北京的“无偿摇号”政策,与上海的“有偿拍牌”方式已经实施一段时间,而备受关注的广州“限牌细则”10日浮出水面,“摇号+拍牌”的方式,是否能够找到公平与效率的平衡点呢?

广州新模式:摇号+拍牌

  继上海实施拍牌、北京祭出摇号等通过车牌控量的限购政策之后,广州也突然宣布实施汽车限购政策,以达到总量调控的目标。

  广州市政府6月30日晚宣布,7月1日正式实施中小客车总量调控交通政策。从发布到执行,仅仅几个小时,相对于上海、北京,广州“限牌”政策更显突然。而至此,“北上广”中国标志性一线城市全面启动汽车限购政策,无不传递着一个明确的趋势性信号:对于飙升的汽车保有量,国内大城市的道路、环境资源承载力已经岌岌可危,到了不得不限的地步。

  根据广州汽车限购政策,在为期一年的试行期内,广州市中小客车增量配额为12万辆,按照每月1万辆进行配置。

  到目前为止,国内城市“限牌”主要有两种模式:一是上海施行了十多年的“拍牌”模式,更偏向于市场化,价高者得,体现了车牌在大城市中的稀缺性;二是北京采用的“摇号”模式,体现了公平摇号,成功主要看运气。

  而广州到底采取什么方式,成为全国专注的热点。10日,广州市政府对外公布,广州市将采取“有偿竞拍+无偿摇号”指标分配模式。该计划在公开征求社会意见20天后,将于8月1日起正式实施。

  据广州市交通委员会主任冼伟雄介绍,广州市采取“有偿竞拍+无偿拍卖”模式分配中小客车增量配额指标,参考了北京与上海的分配方法,将对广州市中小客车增量配额12万辆,按5:5比例通过无偿摇号和有价竞拍方式分配增量配置指标,即对50%的增量配置指标进行有价竞拍,对50%的增量指标进行无偿摇号。

核心矛盾仍是供不应求

   广州“限牌”措施,实际上是北京“无偿摇号”模式和上海的“有偿拍卖”模式的结合体,推出这种政策安排,无疑是想取两地政策的长处,规避两地政策中的不利方面。

  实际上,随着城市拥堵问题愈演愈烈,车牌话题今年以来一直热度未减。

  北京摇号限购政策实施一年半以来,中签率已经从最初的1:12猛跌到如今的1:47,对于许多迫切购车的市民而言,摇到号的难度甚至不亚于中彩票。虽然无偿的方式体现了公益性,但过低的中签率,以及“单轨制”的模式,客观上给一些迫切需要车牌的车主带来不便。

  “一方面,北京车牌摇号中签的人,未必都真正去买车上牌;另一方面,由于资源紧缺,各类的车牌地下交易也时有出现,而且价格非常高。”一位业内人士分析。

  而持续了十多年的上海车牌拍卖,也在2012年上半年,连续突破5年前创下的5.6万元历史记录,最高突破了6.4万元。虽然上海车牌拍卖体现了市场化原则,但越来越高的车牌价格毕竟给车主造成了负担。

  实际上,北京、上海在政策执行过程中,都曾针对出现的问题进行相关调整,如近期上海就为了抑制车牌拍卖价格过快上涨,而出现了一系列抑制“车牌炒作”的政策,收到了一定效果。

  广州将北京、上海两大城市政策结合使用,就是希望规避这些城市目前的“矛盾。”广州市交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表示,广州市在试行期间尝试“有偿竞拍+无偿摇号”新模式主要基于以下三个考虑:一是既可以通过50%的配置指标无偿摇号分配,有一定程度上体现社会公平的价值取向,又可以通过50%的配置指标有偿竞拍分配,解决部分单位和个人对拥有车辆的刚性需求;二是通过有偿竞拍50%的中小客车增量配置指标,可将取得的一定财政收入专项用于城市公共交通事业支出,使公共交通出行的更大群体受惠,进一步促进公交优先发展;三是在试行期同步采取有偿竞拍、无偿摇号两种方式来分配增量指标,可为今后交通综合治理积累实践经验。

  业内人士指出,北京、上海目前的限制车牌政策中,核心矛盾都是严重供不应求,广州未来“限牌”后,突出矛盾也不外于此。所以目前制定的“摇号+拍牌”的政策,是否能够实现将需求合理分流:刚性需求通过有偿拍卖,一般需求通过摇号取得,而且摇号中签率不出现过低,拍卖价格不出现过高的理想状态,依然要看未来的实际效果。

“限牌令”中不应忽视的三大要点

   北京实施摇号限购政策第一年就挡住了约60万辆的新车增加;上海从1994年就开始车牌控量,实际上延缓了160多万辆新车涌入,与目前保有量相当;广州目前由于机动车增长过快,城市晚高峰平均车速已逼近20公里/小时的国际拥堵警戒线……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广州限牌政策中,除了实施“摇号+拍牌”的方式之外,另有三项内容也有深远意义。

  首先,广州规定了中小客车增量配置指标竞拍所得收入由广州市财政专户储存,实行收支两条线,专项用于城市公共交通事业支出。如果“有偿拍牌”成为国内城市车牌管理中的一种常规措施,那么拍卖所得的去向应该是非常关键问题,而用车牌拍卖所得加快发展公共交通,以时间换空间,以“暂时限”换来“远期便捷”,应该是城市发展中的合理思路。

  上海已将新增机动车额度拍卖所得用于公共交通建设发展和政府购买公共交通服务,并对“收支”和使用情况进行专项审计。“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是车牌有偿拍卖的基本原则。

  其次,广州还规定:出租车、专用校车、公共交通车辆、符合国家新能源汽车目录的新能源中小客车,可以直接申请取得指标购车。

  其中有关“符合国家新能源汽车目录的新能源中小客车”直接取得车牌的政策很有意义,“限牌”的政策指向不仅是治堵,还应该指向节能减排、鼓励自主创新,未来这一政策可能刺激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

  第三,大力发展公共交通。不管是北京、上海还是广州,都提出了大力发展公交的策略,这也是未来城市治堵的根本措施,而目前的“限牌、限行、限号”等限制性措施,根本上来说,只能缓解城市拥堵的矛盾,并不能治本,而且随着汽车保有量增加,矛盾依然在激化。所以唯一的出路就是发展公交,而不是通过“限”来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