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容事件女方否认索赔千万 男方称两人产生早恋

发布时间  2012-02-27 08:32:00

  

电视截图

女生拒爱遭毁容追踪:双方家长各执一词

  本报讯(记者陈庆辉)近日,女生拒爱遭毁容的事情引起媒体和公众的广泛关注。网友们纷纷谴责肇事方陶某的行为,这给陶某的父母造成了很大的压力。2月26日早上8点,一位自称陶某父亲的网友在合肥当地论坛上发帖,介绍了事件发生前后的众多细节,其中提到受害女孩和施暴男孩原本是在谈恋爱,事发后女孩家曾向男孩家索要1000万元赔偿等内容。

  对于网帖的种种说法,受害女孩周某的小姨夫彭先生告诉本报记者,网帖中的内容完全不符合事实,都是陶某父母捏造的,他们无法接受,“我们从来没要求赔偿多少钱,只是希望他们能陪着孩子治疗,支付医疗费用。”

  彭先生强调,到目前为止,陶某一家一直都没有出来面对记者回应所有的事情,“我们希望他们能站出来,真正坦诚地面对这件事,不要总是在网络上发帖捏造。”

女孩律师:伤情鉴定结果一周后公布

  另据北京晨报报道,受害女孩周某的代理律师李智贤表示,周某伤情严重,受伤两个多月后才脱离生命危险转入普通病房,之前警方曾派法医对周某进行检查,法医认为周某的颈部需要先进行植皮手术才能做伤情鉴定。

  李律师说,受害方一直呼吁尽快做伤情鉴定,因为没有伤情鉴定,案子一直在侦查阶段徘徊,无法进入诉讼阶段。目前施暴者陶汝坤已被羁押了5个月。按照现行法律规定,嫌疑人只能在拘留所被羁押7个月,如果还不能进入诉讼阶段,公安机关必须变更强制措施,陶汝坤就有可能被取保候审。李律师证实,周某已于日前做完伤情鉴定,结果将于一个星期后公布,随后便可进入法庭诉讼等法律程序。

双方家长观点交锋

焦点一:

周家索赔1000万元?

男方:

  网帖称:“事情发生的当夜,陶汝坤就多次向周某和其家人表达了后悔愧疚的心情,并向其母亲下跪忏悔。双方父母就赔偿问题也一直在商谈。周某父母要求的赔偿款虽从2011年10月底的1000万元后降至12月份的600万元,到2月12日要求的赔偿款是280万元外加一套住房,由于我们也是工薪阶层,在住院期间已借款,我们实在无力承担巨额赔款,希望继续磋商,但遭到拒绝,在网络发表文章。”

女方:

  对此,彭先生无奈地对本报记者说:“我们都是工人,并没有去勒索,关于赔偿多少,我们从来没有提过,我们只是希望他们能配合孩子的治疗,支付医疗费用。我们的精力都是放在孩子身上。”

  彭先生说:“看到网帖中的说法,让我很心寒,在目前看来,陶某家完全没有把心思放在如何给孩子看病、赔礼道歉,而是在网络上进行捏造,这些我们无法接受。”

焦点二:

女生男生在谈恋爱?

男方:

  网帖中自称陶某父亲的网友称,“2010年初陶某和周某产生早恋,我们极力反对,但感情一直较好。直到案发前一周左右,因周某另有男友,陶某不能正确妥善对待,在2011年9月17日晚对周某实施了伤害。”

女方:

  彭先生非常气愤地对本报记者说:“周某根本没有男朋友。”对于曾有人传言陶某和周某订婚的消息,周某的小姨李女士回应称:“非常可笑,他们俩连恋爱关系都不算,怎么可能订婚。我们不想打口水仗,真相迟早会水落石出。”

  据周母介绍,女儿周某与伤害她的男孩陶某是初中校友,两人在寿春中学读书时认识的。周某曾告诉周母,自己的理科成绩不好,尤其是化学成绩很糟糕,陶某的理科成绩好。因为学习关系,所以他俩走得近一点。但周某并不喜欢陶某。但陶某一直纠缠周某。周某小姨李女士说,“为避免陶某对周某的纠缠,我姐姐(周某母亲)也曾打电话给陶某的母亲。让她管管儿子,对方却说‘管不了,你要报警就报警去’。”

  实在没有办法了,李女士才想出让女儿转学的最后办法。据周某的小姨介绍,周某考上了安大附中,为了避开陶某,周某的母亲找朋友想办法把女儿转到了肥东的一所高中。“但是孩子始终没有摆脱陶某的纠缠,陶某还是找到了周某,周某无法忍受,有了轻度抑郁,只好休学一年。”

焦点三:

陶家态度是否积极?

男方:

  帖子中强调,“周某出院后,2011年12月21日至2012年元月20日一个月内,我们多次到周家探望,询问病情。”

女方:

  周某的小姨夫肯定地告诉本报记者,陶某的父亲说假话,“从周某出院以来,他只来过两次,而且都是有目的的,有事情来找我们,并不是真心探望和道歉。不管他们在网上怎么说,事实就是事实,真相早晚会出来的。”

  [稿源: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