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在华供应商涉嫌污染环境 工人称经常流鼻血

发布时间  2011-09-06 22:14:10

你是“果粉”吗?如果是,那一定要注意,无论是手中的Ipad,或者Iphone4,在光鲜靓丽的品牌背后,隐藏的可能是血汗工厂。

现在,苹果“涉毒”事件有了新的证据链。继年初多家环保组织批评苹果公司供应商污染问题后,8月31日,5家环保组织联合发布《苹果的另一面2:污染在黑幕下蔓延》的调查报告,再次集体指责“毒苹果”现象。

自然之友、公众环境研究中心、达尔问自然求知社、南京绿石和环友科技五家环保组织报告指出,苹果在华的生产线供应商多家涉嫌污染环境、侵害员工身体权益等问题,证据确凿。

流鼻血

在凯达电子

已司空见惯

在环保组织的调查报告首页,巨大的黑色苹果冲击着人的视觉神经。

“如果你知道在苹果品牌光鲜靓丽的背后,隐藏的是一批批在华血汗工厂,严重危害公众健康,‘黑苹果’就不奇怪了。”邵文杰说。

邵文杰,达尔问环保组织的一名23岁的调研员,曾与本报记者一同前往渤海溢油现场调查。在收集涉嫌“毒苹果”供应商证据链的7个月时间里,他先后赴太原、上海、镇江等工厂实地调研。

如何确认是苹果产品的供应商?“很简单,问公司的员工,他们会告诉你到底有没有苹果的配件。”邵文杰说。

“招工的时候,7成的人来看了厂子的环境就走了,只有3成左右的人会留下来,忍受工厂里那种难闻的气味。”邵文杰说,受影响的不仅是工厂周边的居民,更多的证据来自工厂的工人。在他所调查的太原富士康,工人一般都是来自四川和河南这样的劳动力大省,“都是刚步入社会,很年轻的”。

太原富士康的工人这样向邵文杰形容:“怪味闻了4个月,每次闻到都想吐。”对此,环保部门的官方说法是:怪味系由富士康科技有限公司的涂装车间和切削油车间所排放出来的。

资料显示,“疑似”苹果供应商的太原富士康科技有限公司位于太原市小店区,主要从事手机、笔记本电脑零部件的生产加工。生产项目包括镁铝合金表面处理项目、2400万套手机零组件工程项目和配套散热器系列产品。

与富士康类似,在供应商江苏昆山凯达电子的调查视频中,出现这样一组镜头:居民们陈述称企业排放废气有时令他们不敢打开窗户,半夜会被呛醒,小区幼儿园与凯达电子之间只隔着一道墙。

“有些时候我回来写字的时候都会心很痛,你(妈妈)来接我的时候我头也很晕,有时候上学感觉到很怪怪的味道。”一个名叫彤彤的男孩在调查人员的镜头前边说边流鼻血。

“因为长期受污染,工人流鼻血的情况也经常出现。”邵文杰说,视频中的小孩子流鼻血的镜头“很常见,并不奇怪”。

“牛奶河”

名幸电子排污

最终流入长江

马军,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在调查苹果的供应商武汉名幸电子污染情况时,差点掉到了“牛奶河”里。

所谓“牛奶河”,是武汉名幸电子的一条排污沟。含有重金属的液体顺着水渠流入武汉当地的南太子湖,导致湖水也呈现灰白色,白色的泡沫伴着一团团黑色的漂浮物缓缓涌动。而南太子湖直接与长江相连,污水也随之流入长江。

“我们俯瞰那条排污渠,当时船工把他的船从那边划过来,我一方面觉得梦幻般感觉——乳白色的河,其实也挺好看,但是又让你觉得很可怕。”马军说,他从船上跨到岸上的时候,反作用力一下就把船推走了,要不是被人猛推了一把,相机和人就全掉到河里去了。

马军等人对渠水体取样送武汉市一个环境保护监测站检测。结果表明,水体中含有重金属铜和镍。

2009年,名幸电子被当地列入“违法企业整治重点”的7家企业之一,遭限期治理;它的姊妹工厂,广州名幸,在2010年名列广东省20家挂牌督办企业名单第一家;2010年6月,广州市环保局负责人曾说:“名幸电子,一年半时间我们去检查了29次,15次都超标排放。”

2011年6月3日,自然之友武汉小组和谱尼公司对通往南太子湖的渠水再次采样检测,COD浓度为192 mg/L,是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中V类水(40 mg/L)4.8倍。而南太子湖底泥中铜的含量竟高达4270毫克/公斤。

让马军始终难忘的是,在浆声浊波之中,渔民万正友感慨:“我们这一代人喝的是污水,下一代就只有喝毒水了。”

“毒苹果”

22家供应商的蛛丝马迹

在记者面前,列着一长串22家“涉毒”的苹果中国供应商目录。不过,为保护自己,马军等人特意加了“疑似“两字。

为何说是“疑似”?环保组织的解释是,因为苹果公司始终不肯公布其供应商名单。此前,环保组织多次致信询问苹果公司关于工人中毒工厂是否是其供应商,但对方的回答是“不能确认”,并表示NGO需要提供更多的证据证明是其供应商。

“我确实拿不到苹果公司与之签订的供货合同,所以把他们都标注为疑似,但并不是说我们没有证据。”马军说,但调查人员发现的线索有如证据“拼图”。

“凯达电子——在美国,苹果把它的一个采购经理告上了法庭,说这个采购经理从供应商那儿收受了100美元的贿赂。我们看到这个消息以后再看哪几家供应商给了他贿赂,最后发现了凯达电子。而且这家公司的一名管理人员站出来声称那不叫贿赂。”

发现了第一条线索,环保组织的调查人员于是再回过头调出凯达电子在环境数据库里的污染记录,发现它果然上榜,随后又从网上再查,也发现有很多当地公众的投诉。

对之前提到的武汉名幸电子,也遵循了这样的取证线路。

“我们之前看到名幸电子是台湾媒体在报道中提及了这家企业,称其在苹果ipad2扩展的时候生意特别好。但是武汉的这家企业到底是不是它的供应商,我们一直拿不准。”但马军发现,在日本发生了地震海啸之后,武汉媒体报道,地震把名幸在日本的工厂震坏了,很多订单转至武汉名幸电子。这样,就确认了名幸的苹果供应商身份。

“总之,我们就是通过各种蛛丝马迹来对照,虽然苹果对供应商管理高度保密,要拿到名单比其他企业难度大得多,但我们还是可以通过一连串的证据链把苹果和中国的血汗工厂对接起来。”马军说,22家企业几乎都是这样发现的。

不过,接下来的情况仍然不容乐观。

马军说,他们向“涉毒“供应商都发了信,“但每次说到环境污染问题,有一封信要送达管理人员,电话就会转到前台,而前台一听到是环境问题就直接掐掉电话。再后来,看到是环保组织的电话号码都直接掐掉。

“癌症村”

村民不再搭理

环保组织人员

十三位村民齐刷刷跪了下来,马军也跪了下去——这是在江苏昆山发生的一幕。

马军说,这次环保组织一共对22家苹果公司的“疑似”供应商进行“取样”,其中最让人震惊的,是一座癌症村。

江苏昆山同心社区娄下村,毗邻苹果的“疑似”供应商凯达电子和鼎鑫电子。居民提供了当地癌症患病统计表。自两家企业入驻之后,2007年以来仅同心村8组患癌症或因癌症死亡的人数达9人,而该组的总人口不过50余人。

今年4月,在马军等人第一次调查时,罹患胃癌、胃已经切除的朱桂芬手持装满污水的饮料瓶,带着十几位中老年村民来到调查人员的面前。面对马军的摄像机,十三位妇女突然齐刷刷跪下:“求求你们,帮帮我们,帮帮我们老百姓!”看到这里,马军也不禁“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第二次,因村民提供了一份癌症患者的名单,调查人员必须一家一家访问到,以确认名单的真实性。当时村民们刚刚为一个患癌症去世的村民举办葬礼。葬礼完了之后,村民在一起吃饭,但却不再搭理前来调研的环保组织者。

“看上去他们心情很不好,几乎都不理我们,而且已经不太相信我们了。因为之前他们太相信我们了,所以才跪在我们面前了。”

“后来村民们问‘为什么中央电视台还没有来?’”马军说,这个问题问得他一头雾水。“原来他们认为凡是拍摄的,就是央视,肯定就会播出了。村民们一直在看电视,一个一个看过去,都没有,没有反映他们的问题,所以他们非常失望。”

为核对癌症村村民的名单,马军形容自己是“看着一张一张的冷脸”做完笔录。

“很不容易。但是真正不容易的是他们,他们对我们袒露了他们所遭到的伤害,而在某种程度上,这份责任一瞬间就落在我们肩头了,不公布出来,我们就无法面对他们。”马军说。

“公布了这份报告,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解脱。”说完,他长出了一口气。

部分企业并非供应商

苹果回应

部分企业并非供应商

8月31日上午,苹果公司给环保组织发邮件称,苹果对于任何问题都严肃对待,并提出愿和环保组织进行私下电话会议。

苹果同时在邮件中说,已评估了所有环保组织提交的供应商名单,称有好几家企业并不在苹果供应商名单中。

对此,马军的看法是:“无论是有直接的合同关系,还是供应商的供应商,或者是合作企业,都是苹果供应链条的一部分。”

在对媒体的最新回复中,苹果公司称“Apple承诺致力于通过我们的供应链管理推动最高标准的社会责任。我们要求供应商在制造Apple产品的时候提供安全的工作条件,尊重和关注他们的员工,并采用环保的制造流程。”

据苹果最新提供的《苹果公司2011年供应商责任报告》显示,过去3年,苹果共审计288个供应商,去年审计了127个供应商。自2008年起,苹果已对30万名工人进行了培训。

苹果在报告中称,苹果要求供应商采用对环境没有破坏性的金属原料,企业家庭式经营的矿山、冶炼厂等都不符合苹果要求,但由于供应链冗长,制作工艺复杂,苹果很难彻底追踪这些材料,“下一步我们将审计这些矿石冶炼厂是否对环境有破坏。”

不过,苹果公司至今仍然没有公布其供应商的目录,对环保组织所调查的污染证据链也避而不谈。 

[稿源:北京晚报]
[作者: 丁文亚]
[责任编辑;周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