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文人物|刘石林:我相伴屈原之魂的这一生

发布时间  2018-12-28 14:45:56

汨罗广电时刻联合报道(记者 张为 胡清)每一个人都知道屈子祠,但鲜少有民众知道你。

知道你的人都以为了解你,但鲜少有人明悟,你是为屈子祠而生,为屈原而生,是真正把自己的一生都交付给屈原的了。

????_20181227113426_??.jpg

刘石林,汨罗市屈原纪念馆的创始人,现任中国屈原学会理事、湖南省屈原学会理事、岳阳屈原研究所副研究员。

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起,刘石林为保护屈原遗迹,宣传屈原文化作出了重要贡献。他主持重建屈子祠,多次为屈子祠撰写报告、出版专著,强调屈子祠的人文价值,终于使其在2010年成为全国重点文物单位。

汨罗江畔有着独特的纪念屈原的风俗。多年来,他注重对屈原相关传说的资料收集与整理,为“汨罗江畔端午习俗”人选 “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做出了重要贡献。

76岁高龄的刘石林迄今一直居住在屈子祠后方宿舍内,40年从未离开。这一栋陈旧的老楼,连同前方端庄古朴的屈子祠,就是他用一生相伴屈原之魂的全部天地。

“我无悔,我觉得我一生也值得,我感到很欣慰、很高兴,一生能够为屈原做一件事,是我一生最大的荣幸。”

60多年前的屈子祠还是湘阴县第23完小,童年的刘石林正就读于此。那时候的他,对屈原所有的认知来自于学校里那尊几乎辨不出面貌的塑像,以及老师课堂上讲述的屈原的故事,课余带他们到玉笥山和汨罗江边寻找的屈原的遗迹。

????_20181227113449_??.jpg

初中时期的刘石林,在图书馆看到一本《楚辞选》。他借回去,怀着童年对屈原的好奇,一点点读那些很少有人读懂的“兮”。这时的他,连自己都没想到,第一次接触屈原的著作,就陷了进去,待再醒,已是满头华发。这本《楚辞选》,却还依然陪伴在身边。

“文化大革命时期,我有几百本书都被查抄,唯独这本书我藏起来,今后我做了古,也要叮嘱家里人把这本书烧给我。它就是我一生的起源。”

2018年的冬天,阳光温暖地洒在刘石林的书桌上,他双手摩梭着这本边角已经破损的薄书,露出孩子般开心的笑容。这本借来就未曾归还的书,陪伴了他数十年闭门研读屈原的时光,也最终陪他走向屈子祠——他一辈子的归宿。

1976年刚经历十年浩劫的屈子祠几近断壁残垣,祠内文物几乎被破坏殆尽,当地政府提出,尽快修缮屈子祠。机缘巧合之下,34岁的刘石林就此作为临时工,当起了“屈子祠文物管理员”。他住进古祠,守住无边寂静,办陈列室,当卫生员,走家串户,收集着乡亲们在几年前拆卸屈子祠偷偷藏起的旧门槛、窗棂、门联、大匾。

????_20181227113430_??.jpg

“群众一听说屈子祠要搞维修,要修复屈子祠,群众非常支持,把这些东西送回来。我很感动,说明群众对屈原的感情很深,对屈子祠的感情很深。”

1980年,崭新又古老的屈子祠重新“站”了起来。顺理成章,刘石林成为了第一代屈原纪念馆的馆长。

屈子祠哺育刘石林长大,最后他就成为了这里的主人。这个过程,更像一个神秘的命运之轮,注定着,汨罗江畔有一个人,将双手捧起2000年前的屈原魂魄,小心翼翼将其安放。

“冥冥之中好象有一个安排,我和屈原有一个缘分。我的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就贡献在这里,就是围绕屈原。”

“让更多的人真正了解和读懂屈原!” 或许对刘石林来说,让更多人了解屈原、懂得屈原就是自己与生俱来的责任。

担任馆长期间,刘石林兼任讲解员,接待过几十万人。每一天,在这座被他当做心中神祗的屈子祠里,他面对每一次游客解说,都心潮澎湃,恨不得将自己所知的一切倾囊相授。

????_20181227113445_??.jpg

后来,刘石林不只用嘴,也开始用手。他多次撰文阐述屈子祠的历史变迁及其作为典型南楚建筑的价值,更对屈子祠的人文价值予以强调。

他还撰写了10万字的《汨罗江畔屈子祠》,介绍汨罗与屈子祠、屈原生平及其作品、汨罗江关于屈原的遗迹与传说、端午民俗与古今对屈原的凭吊、祠内诗联与碑刻。其中部分珍贵资料,如宋代真德秀《祭屈原文》,屈子祠内的碑文等,都是首次公开出版,为屈原学研究提供了丰富材料。而另一些濒临消失的传说,也经过他系统的整理,以文字的形式最终保存下来。

“汨罗为纪念屈原,把当地的端午习俗都献给了屈原,如此多的习俗仅为纪念一个人而传承下来,这种文化现象即便在全世界范围内也是罕见的。而屈原的忠君爱国也使得端午节的精神层面得到极大提升。”

正是有了汨罗江畔先民对屈原发自内心的敬仰和爱戴,汨罗端午习俗的文化内涵有了质的飞跃,由此形成了独特的汨罗江文化。也正是有了刘石林和同行之人徐蔚名对端午习俗竭尽全力的挖掘和整理,汨罗江畔端午习俗最终入选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为如今的汨罗打造“端午源头、龙舟故里”这块沉甸甸的名号提供了最恰如其分的素材。

“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我们这一代人有必要对优秀的传统文化进行抢救性的挖掘、整理,使它不至于断代。”

2017年初秋时节,汨罗屈子祠一隅,这位已经享誉全国的汨罗屈学老专家刘石林先生还在反复修订最新力作——《汨罗屈原文化研究丛书》。其中一本35万字的《读骚拾零》汇聚了他在三十多年间陆续发表的大部分论文,其中绝大多数都围绕屈原与汨罗的关系而写,其学术影响力甚至辐射中国台湾、日本等地。

心之所向,情之所系。四十年来,刘石林的研究从不曾间断,他是中国屈原学会的创始会员,也是惟一一位参加了中国屈原学会成立以来全部年会的会员。

“自1988年汨罗成功举办第三届中国屈原学会年后以后,2019年的年会又要在汨罗举行了,我非常期待,这体现了汨罗政府对屈原的无比重视。”


????_20181227113434_??.jpg

冬日静谧的屈子祠内,一拨又一拨小学生通过屈子文化园的研学活动走进屈子祠,他们天真而活泼。面容清瘦而腰杆笔直的刘石林微笑着望住这些孩子,感到了由衷的开心。

而后,这位老人如同过去四十年内的每一日那样,静静走向屈原神龛,缓缓脱下帽子,露出满头银发,虔诚跪拜。他奉献给屈子祠的一生,就是陪伴屈原之魂的这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