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然物外的两个维度

发布时间2018-11-12 17:41:56 编辑:

编者按 11月5日,汨罗市“弘扬红旗渠精神,做有情怀的汨罗人”专题培训班在河南省林州市红旗渠干部学院开班。部分市级领导、市直单位局长和业务骨干、乡镇党委书记和镇长共51人参加培训。《超然物外的两个维度》为汨罗市政协主席彭千红参加培训后撰写的心得体会文章,汨罗时刻特此刊发,以飨读者。

超然物外的两个维度

彭千红

 

小时候读红旗渠和焦裕禄的故事,里边的主人公就像是神一样的存在。

四十多年过后,我们带着童年模糊的印迹来到实地参观学习,得以了解英雄们创造历史的生存环境和故事原委。红旗渠还在流灌,焦桐依然挺立,沙丘变成了良田和绿洲。后现代的林州人和兰考人在享用先辈的物质基础上,不失时机地开发出了面向全国的教育基地和研学旅游产业,焦裕禄精神、红旗渠精神、谷文昌精神、扁担精神......这些精神在中原大地上熠熠生辉,时隔五十多年后犹显浓香纯厚!

这里面除了物化的定格以外,主要有两个东西值得琢磨,一个是时间,什么东西能够留住时间,而又是什么东西能够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她不是一时的政绩,不是脱离群众的说教;另一个是精神,是思想,是人的价值取向,是不以物质条件转变而变化的追求。这两个东西总体上构成了我们要评价和追摹的人生路径的选择。

先说时间。 时间是什么?她是宇宙大爆炸的产物,没有大爆炸,也许这世界就没有了银河成系,没有了太阳公转,没有了地球自转,哪来的时间呢?而人又是时间的乖乖兔,单个的人不知何时来到这世上,也不太确切何时会离开,但时间知道,只要她愿意按下快进键,你的前世今生,都在她的掌握中。没有人能抵抗时间的侵蚀,在你慢慢变老中,时间会昂首弃你而去!

人与时间的相处,只有珍惜才有意义,像夫妻,像朋友,像鱼和水,像阳光与森林。设计指挥红旗渠工程的杨贵是幸运的,他活到了九十耄耋之年,而焦裕禄同志给当时的人们最大的扼腕叹息,就是四十二岁即走完了全部人生。五十多年过去,我们再评价他们的过往,只会用心地去感受他们的业绩和精神,而寿命的长短只作为一个参考的遐思,不是那么重要了。恰恰是,他们两个英雄在珍惜时间上是高度一致的,用毛主席的话说就是只争朝夕,因此在人生的舞台上都创造了骄人的业绩!

对他们而言,还有一个时间标准,就是其创造的业绩好像也是不太受时间限制的,五十年后去看他们办的事,说的话,既不过时还很受用,不像那时围湖造田,大炼钢铁,斗私批修等等轰轰烈烈而浑浑噩噩甚而制造创伤,在时间的检验中留下笑柄,从这个角度看,焦裕禄、杨贵、谷文昌等又突破了时间的局限,生命得以延续......

再说精神。精神更是超然物外的。精神也有很多种,像我们这次学习就总结到了几个方面的精神,但从人性出发,实际上就是思想的升华,他是人类之所以成为人类的玄妙之处。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史,从远至近,大概出现了天下为公的精神(从黄宗曦《原君》一说),贵族精神(典型时代为春秋战国),文人风骨(封建时代的主流思想),自由精神(陈寅恪的标签),乃至后来的共产主义精神。方志敏、任弼时、焦裕禄、谷文昌等就是最高精神的代表人物,他们是难能可贵而令人景仰的!芸芸众生一般都达不到那样的精神境界,但学习是必要的。人有些精神风骨,至少在大是大非面前能择善而从,不至稀里糊涂而追悔莫及,既使做些物质的牺牲和名誉的损害也在所不惜!屈原在《渔父》中有一段经典的对白: 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其实这也是人之尊严的解读。

时间和精神构成超然物外的世界,她是我们打开天门的豁口,红旗渠和兰考给了我们很好的启示!

2018. 11.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