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江河:对任何一个朝代的诗人而言,汨罗是一个圣地

发布时间2018-07-09 14:44:40 编辑:

汨罗时刻报道(记者 欧阳林)7月5日至6日,“更有清流是汨罗”文学采风团百余名国内著名诗人追寻先贤的足迹,在历史的长河里,寻找诗意的灵感。“对任何一个朝代的诗人而言,汨罗是一个圣地。”此次采风团成员之一欧阳江河感今怀昔。

欧阳江河在汨罗江畔采风中

欧阳江河,不仅名字与汨罗江一样流淌着诗意,他的作品也如汨罗江一样,朦胧而饱含诗情。记者采访得知,欧阳江河的夫人老家在华容,他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岳阳女婿。

我一直在等这个机遇,它来的时候,我感到非常荣幸。”

1956年出生的欧阳江河,原名江河,早年诗作以原名发表。但由于“江河”同时也是当时著名朦胧派诗人于友泽的笔名,为避免混淆,1985年后以“欧阳江河”的笔名发表作品。

欧阳江河原是四川人,后定居北京,为著名的朦胧派诗人。其夫人季亚娅,是北京大学文学博士,《十月》杂志社编辑,中国现代文学馆客座研究员。

季亚娅的老家在华容,作为岳阳的女婿,欧阳江河曾到过岳阳3次,但来汨罗还属首次。

屈原留下的诗篇,在2000多年的历史长河里,浇筑起一座永恒的道德坐标和精神高地,穿越时空而历久弥新,千古传颂。”在屈子行吟之地,欧阳江河显得极其谦逊而庄重。此次,因为《十月》的邀请,他抽出空来,与国内多名诗人一起,行走于汨罗江畔。

“我一直在等这个机遇,它来的时候,我感到非常荣幸。”欧阳江河说,“我已经60多岁了,感觉汨罗就是必须要来的地方。作为诗人的圣地,它经历了这么漫长时间的洗礼之后,经过了这么多年代的变化,它变与不变的都在起作用。变的是生活的方式,不变的是那颗诗心,初心,跟诗歌有关的记忆,这些东西滋润的是我们中国人。不光是汨罗的一方水土,而是整个中国!”

“以后写诗,一定将和屈原、汨罗江产生诗意上的联系。”

欧阳江河,1979年开始发表诗歌作品,1983年至1984年间,他创作了长诗《悬棺》。其代表作有《玻璃工厂》《计划经济时代的爱情》《傍晚穿过广场》《最后的幻象》《椅中人的倾听与交谈》《咖啡馆》《雪》等。其写作理念对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中国诗坛有较大的影响,为当代诗歌史献上了一笔独特的财富。

1992年,欧阳江河选择放弃国内已有的成就去往美国生活。对于这样的选择,欧阳江河说是一种“游历”。“游历是一种精神上的、文本上的诗意旅行,这种旅行带来的是成长。感受时代的变化、捕捉这些所有变化,然后投射到文本深处,才能构成文本与之相对应的一种变化。”

5年后,欧阳江河回国。回来之后的欧阳江河,仍然坚持写诗,并出版诗集《透过词语的玻璃》《谁去谁留》《事物的眼泪》等。

“写诗,是中国人古已有之的优良传统,也是一种源远流长的写作方式、是自我寻找、自我证明的过程。”欧阳江河表示。

“在之前的作品中,并没有与屈原相关的作品。”欧阳江河说,“屈原,是每一个诗人膜拜的偶像。这次来汨罗,感受很深,如果我以后写诗,一定将和屈原、汨罗江产生深刻的诗意上的联系,创作更多经典之作,希望能对得起我们的前辈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