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汨罗|潘绍东:盎然诗意与鼓声的农历五月

发布时间2018-06-14 10:13:54 编辑:

时间本来是一种“无机物”,可一旦被人类概念和格式化后,往往也就附丽着人类特有的情愫和情结,变得丰富而生动起来。农历五月,一个本来寻常的月份,只因两千多年前的一个叫屈原的人的怀沙一沉,便变得充满声音和意味,且在以后无数个五月的轮回中滋养、成长与壮大,直至成为一个盛大的节日,让铿锵的鼓声与氤氲的诗意盎然其中。

屈原,这个远古贵族的公子哥儿,本可以过着锦衣玉食、觥筹交错的奢华生活,只因雄心勃勃的政治理想“作祟”,便变得格外躁狂与浪漫,以致于想解构多少代拷贝下来的政治范式,谛造一个具有民本理念的崭新王朝。然而命运之神注定要让他用悲剧的方式来推进他的人生进程,因为他逢上了一个强凌弱、众暴寡、诸侯争雄称霸的时代,遇上了一帮围追堵截他美政通道的昏君贼子,在一个错误的时间碰上一帮错误的人,最大的天才也只能落下“从彭咸所居”的无奈结局。但历史有时又是公平的,人类在失去一位良臣贤相的同时却得到了一位伟大的诗人,一位让一条无名小江变成蓝墨水上游的诗人。

我们无法捕捉到两千多年前诗人那次巨大人生蜕变的心灵轨迹,只能揣度也许只有诗歌才是一个可以用隐喻语言来寄托他宏大野心的场所。正如一位学者所言的“在中国诗歌史上,没有人能够像屈原那样显示出非凡的王性、对时间与空间的征服性以及野心受挫后的愤怒”,有了这样一种思想锐性和精神霸气,加上他瑰丽奇幻的想像天赋,才使他典重高雅、华实并茂的诗歌得以烛照南天,谱写出中国文学史上别开生面的一章,与史官文学合成南北二重奏,让华夏这块古老的土地弥漫着浓浓的诗意。

不知何时起,龙舟竞渡这项原本是民间竞技运动竟在农历五月与悼念屈原融合起来,使诗意的五月平添了几分富有节奏的韵律。文秀诗云:节分端午自谁言,万古传闻为屈原。我们无须作徒劳而吃力的考证,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从来都不是势不两立的壁垒,也不是两败俱伤的衰兵,恰恰是它们在历史长河中的互融互动甚至互换,才有了异彩纷呈、绚丽多姿的历史河岸供我们停靠与观赏。我们甚至还可以这样认为,那咚咚的鼓声及其源发的龙舟文化,是屈原风开一代的骚体诗歌的民间版本,是精英文化向大众文化流变的一次成功实验,是芸芸众生对求索、追问这一精神向度的生动诠注,是精英智识与群众活动高度契合的最好见证,是下里巴人对高山流水的通俗演义。

“山河多少兴亡恨,岁岁端阳话左徒。”我们被岁月以它均匀而惯有的速度承载而来,也必将以同样的方式徐徐远去。在历史的隧道深处,每一个普通生命虽不能亦不大可能成为像屈原那样的一盏明灯光耀其中,但如果我们被一种带有忧患与浪漫的诗意浸润过、感动过,被一种充满力量和激情的鼓声激励过、打动过,生命也许就会获得某种形而上的意义,不致于让灵魂如江上一缕飘忽不定的轻烟。

 

【作者简介】潘绍东,男,汉族,70后,湖南汨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32届高研班学员。小说散见于《北京文学》《十月》《天涯》《芙蓉》《清明》《长江文艺》《湖南文学》《创作与评论》等刊物,并被《小说月报》《长江文艺•好小说》《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等转载和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21世纪年度小说选”。曾获第六届《北京文学》奖、湖南省第五届毛泽东文学奖。